2021-10-19 07:26:3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文章称,展望未来,德国的多党前景可能意味着政治将普遍变得更不稳定和更难预测,每个选举周期都对建立执政联盟构成更大的挑战。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15日发表题为《为什么德国的联盟谈判对中国、欧洲和全世界都很重要》的文章,作者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安德鲁·哈蒙德。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德国明年1月接任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预计在柏林谈判组建新联盟的三个政党将于下周——早于预期——开始正式会谈,试图在年底前接掌权力。

德国在2022年主办七国集团峰会并非是为联盟谈判注入紧迫性的唯一近在眼前的重大国际事件,因为今年秋季还将举行罗马二十国集团峰会和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虽然在这些峰会前不太可能形成新的联盟,所以默克尔很可能会以看守总理的身份出席这些峰会,但预计她的接班人朔尔茨将会希望确保自己及时掌权,以开启德国在七国集团的重要一年。

预期中的德国“红绿灯”联盟——由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领导,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和绿党作为次要伙伴组成——可能很快就会推动重要的政策变革。

虽然许多人预计,在上个月的选举中排名第三的绿党会对可持续性或者环境问题作出贡献,但他们可能会在中国等其他议题上产生意外影响。

参考消息网10月19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15日发表题为《为什么德国的联盟谈判对中国、欧洲和全世界都很重要》的文章,作者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研究员安德鲁·哈蒙德。全文摘编如下:

随着德国明年1月接任七国集团轮值主席国,预计在柏林谈判组建新联盟的三个政党将于下周——早于预期——开始正式会谈,试图在年底前接掌权力。

德国在2022年主办七国集团峰会并非是为联盟谈判注入紧迫性的唯一近在眼前的重大国际事件,因为今年秋季还将举行罗马二十国集团峰会和格拉斯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

虽然在这些峰会前不太可能形成新的联盟,所以默克尔很可能会以看守总理的身份出席这些峰会,但预计她的接班人朔尔茨将会希望确保自己及时掌权,以开启德国在七国集团的重要一年。

预期中的德国“红绿灯”联盟——由中左翼的社会民主党领导,亲商业的自由民主党和绿党作为次要伙伴组成——可能很快就会推动重要的政策变革。

虽然许多人预计,在上个月的选举中排名第三的绿党会对可持续性或者环境问题作出贡献,但他们可能会在中国等其他议题上产生意外影响。

这是因为,在德中两国明年建交50周年前夕,各方在中国问题上的分歧比默克尔时代更大,而这可能导致更具冲突性的政策。

绿党鼓吹对北京采取更强有力的态度。最近,该党的欧洲议会议员赖因哈德·比蒂科费尔声称:“德国失衡的对华政策严重向少数跨国企业的利益倾斜,损害了我们经济的其他部门,当然也牺牲了我们的价值观和安全关切。”

撇开中国不谈,许多人对德国可能成立三党联盟而不是两党联盟的更广泛忧虑之一在于,德国外交政策的方向将会更有争议。

而此前,默克尔引领欧洲渡过了政治和经济动荡,其中包括欧元区经济危机和最近的移民挑战。这突出表明,德国的政治变数归根结底不仅是国内问题,也是对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非常重要的问题。

展望未来,德国的多党前景可能意味着政治将普遍变得更不稳定和更难预测,每个选举周期都对建立执政联盟构成更大的挑战。这种轮换的联盟可能会带来麻烦,包括政治瘫痪和总理权力变弱的前景。如果朔尔茨取代默克尔,可能很快就不得不应对这一挑战。

这个国家现在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虽然多党体系可能有一些积极因素,但政治危险在于,在地缘政治动荡和经济充满不确定性的十年里,德国和欧洲可能会变得更弱。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