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11 13:18:4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指出,用“民主”这个词来威胁他人是一种亵渎,这种做法令人厌恶,非常厌恶。这种思维是“谁不和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公众报》网站12月9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用“民主”威胁他人,拿“自由”作为借口:西方及其自恋的伤口》。作者为马尔加·费雷。全文摘编如下:

欧洲已有约150万人死于新冠,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数据是毁灭性的。欧洲死于这种流行病的人数占全球死亡人数的30%,而欧洲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10%。

今年9月,我不得不去维也纳参加一个会议,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没有人戴口罩,没有人遵守安全社交距离!

在民众受教育状况较好的欧洲,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将他们的所谓个人“自由”凌驾于将致命病毒传播给他人的风险之上?我很想称之为“致命的自由”,因为这不是真正的自由。他们不是为了自由示威,而是为了别的东西。

那些今天正处于衰落中的中产阶级,他们是西方人、白种人、受过良好教育的经营者。世界“原本”将是属于他们的,而今天他们的优渥生活正受到现实的威胁,就像站在一面破碎的镜子前,看到一个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欧洲。他们拒绝承认这一点,而这些体现了某种与现实不符的优越感。西方自恋的伤口正在流血。

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公众报》网站12月9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用“民主”威胁他人,拿“自由”作为借口:西方及其自恋的伤口》。作者为马尔加·费雷。全文摘编如下:

欧洲已有约150万人死于新冠,而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上升。数据是毁灭性的。欧洲死于这种流行病的人数占全球死亡人数的30%,而欧洲人口仅占世界人口的10%。

今年9月,我不得不去维也纳参加一个会议,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没有人戴口罩,没有人遵守安全社交距离!

在民众受教育状况较好的欧洲,怎么可能有这么多人将他们的所谓个人“自由”凌驾于将致命病毒传播给他人的风险之上?我很想称之为“致命的自由”,因为这不是真正的自由。他们不是为了自由示威,而是为了别的东西。

那些今天正处于衰落中的中产阶级,他们是西方人、白种人、受过良好教育的经营者。世界“原本”将是属于他们的,而今天他们的优渥生活正受到现实的威胁,就像站在一面破碎的镜子前,看到一个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欧洲。他们拒绝承认这一点,而这些体现了某种与现实不符的优越感。西方自恋的伤口正在流血。

在美国总统拜登发起的所谓“民主峰会”上也有一些这样的东西。拜登的政府决定谁是“民主”的和谁不是“民主”的。他用自己的标准邀请了100多个参与者。但没人能理解他的标准。认为他的标准是关于“民主”的,那就太天真了。用“民主”这个词来威胁他人是一种亵渎,这种做法令人厌恶,非常厌恶。这种思维是“谁不和我们站在一起,就是反对我们”。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