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03 09:00: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记者从亲历者的角度讲述了从摩尔多瓦边境口岸到乌克兰南部城市敖德萨的沿路见闻。

参考消息网3月3日报道 (文/王勍 陈斌杰)

“你会讲英语吗?能带我们去敖德萨吗?要多少钱?”在乌克兰与摩尔多瓦交界的帕兰卡口岸乌方一侧,面对记者提出的一连串问题,坐在一辆破旧两箱汽车驾驶席上的乌克兰小伙子回答说:“会一点。上车吧。我不知道。”

大约3个小时前,记者和同行的“战友”驾车在帕兰卡口岸摩方一侧被边防警察拦住。警察告知,因为这辆在摩尔多瓦首都租用的汽车未办理出境手续,所以要么人车同返,要么人过车留。记者急联代办租车手续的旅行社方才得知,租车公司现在绝无可能再授权汽车出境去往乌克兰方向。探讨了各种替代方案之后,记者与战友决定弃车——还有之前购买的足够支撑一周的食品储备——拖着旅行箱,背着大背包朝着乌克兰走出去。

“乌克兰?”摩尔多瓦边防警察指向前方,用略带诧异的眼神盯着记者。“嗯,乌克兰。”记者点点头,在边防警察的指引下走到检查站,办理入境手续。10分钟后,身穿迷彩服的乌方边检人员在一名手持突击步枪的摩方边检人员陪同下确认了记者的身份,在护照上盖章允许记者入境。

参考消息网3月3日报道 (文/王勍 陈斌杰)

“你会讲英语吗?能带我们去敖德萨吗?要多少钱?”在乌克兰与摩尔多瓦交界的帕兰卡口岸乌方一侧,面对记者提出的一连串问题,坐在一辆破旧两箱汽车驾驶席上的乌克兰小伙子回答说:“会一点。上车吧。我不知道。”

大约3个小时前,记者和同行的“战友”驾车在帕兰卡口岸摩方一侧被边防警察拦住。警察告知,因为这辆在摩尔多瓦首都租用的汽车未办理出境手续,所以要么人车同返,要么人过车留。记者急联代办租车手续的旅行社方才得知,租车公司现在绝无可能再授权汽车出境去往乌克兰方向。探讨了各种替代方案之后,记者与战友决定弃车——还有之前购买的足够支撑一周的食品储备——拖着旅行箱,背着大背包朝着乌克兰走出去。

“乌克兰?”摩尔多瓦边防警察指向前方,用略带诧异的眼神盯着记者。“嗯,乌克兰。”记者点点头,在边防警察的指引下走到检查站,办理入境手续。10分钟后,身穿迷彩服的乌方边检人员在一名手持突击步枪的摩方边检人员陪同下确认了记者的身份,在护照上盖章允许记者入境。

1 1

记者迎面是一条长长的队伍和一条望不到尾的车龙。在帕兰卡口岸乌方一侧,男女老幼默默地站在寒风中等待办理入境手续,只有远处汽车的鸣笛声和队伍中孩子的啼哭偶尔打破这种令人压抑的宁静。记者本来还在为接下来如何才能抵达60公里外的目的地发愁,但见到风雪中等待入境的队伍中那一张张对未知满怀忐忑的面庞,立即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困难并不值一提。

坐上车,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和走走停停。因为从敖德萨方向涌入口岸的汽车太多,本来两车道的公路变成了“3.5车道”:记者左边两条车道挤满了等待过境或者送人到口岸的汽车,记者右边的路基时不时也有急性子的司机驾车迎面冲过来,变成了半条车道。最左侧的路边则不断有三五成群的人带着大包小包向口岸跋涉——推着儿童车的母亲、抱着襁褓中婴儿的父亲、拄着拐杖的老人、神情或坚毅或悲戚的壮年男女,还有背着旅行包的少年。但不识愁滋味的不是少年,而是儿童。有孩子折了路边的芦苇杆子,与兄弟姐妹一边跑跳追逐,一边前行,就仿佛是在去郊游的路上。

“你怎么来了又回去?你不打算走吗?你恨普京吗?”趁着堵车的当口,记者问道。“我是来送朋友的。我不会离开乌克兰。我不知道。”乌克兰小伙子——亚历山大·萨沙说。在特殊时期,人与人很快就能跨越语言和文化的藩篱成为朋友。两名记者不仅与萨沙互通了姓名,而且在网络聊天软件上加了好友。

40公里的路开了4个小时,其间汽车三次路过乌军检查哨。虽然萨沙嘱咐记者要准备好护照,提前翻到入境章那页,特别是如果被要求下车,切记空手,什么都别拿,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但大概是因为沾了萨沙这个当地人的光,加之夜幕降临,记者没有遭到过一次盘查。记者与战友不禁感叹因祸得福:如果按计划自驾车入境乌克兰,一路肯定不会有这般顺利。

1 2

“现在已经是宵禁时间,我的车进不了敖德萨了,而且再走下去非常危险,我把你们放在一个加油站好不好?”萨沙问。因为上车时萨沙就打过招呼,所以记者有心理准备。但几分钟后,发现远处亮着灯的加油站已经关门了时,记者还是不免有些不知所措。“别担心,我们去下一家。”萨沙说。

不久,记者看到一座正常营业的加油站里有两个乌克兰姑娘在柜台后向顾客销售商品,顿时就像是在大漠中看到了绿洲;而当记者得知这两个姑娘都会讲些英语时,就好像在绿洲中看到了仙子。

“请问有没有可能帮我们找辆车去敖德萨?”记者问。

“没有办法,不过你们可以在这里过夜,我们不关门。这儿有地方休息,还有免费无线网。”一名营业员说。两个乌克兰姑娘帮记者开通了乌克兰手机卡并且充了值。“你们为什么现在来这里?你们不害怕吗?”一个营业员一边将设置好的手机交还给记者,一边问。“你们不怕吗?怎么还在这里上班?你们如果不怕,我们也就不怕。”记者答道。

乌克兰姑娘耸耸肩说:“我们现在还不怕。但是许多城市都打仗,死人了,还是挺可怕的。”

“加个好友吧,”记者说,“等战争结束后,欢迎你们去中国北京玩,我请你们吃饭。”

“好!”两个姑娘干脆地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