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研究动态>正文

独家 | 冲突并非中美关系的必然结果——专访美国耶鲁大学教授文安立

参考消息网华盛顿10月12日报道(记者 刘品然)美国东亚研究及冷战史研究专家、耶鲁大学教授文安立近日就中美关系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此前的反华演讲存在明显的史实错误,夸大了意识形态在目前中美对抗中的作用。他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中美关系既有的结构性矛盾,中美关系难以回到过去,但冲突并非是大国政治的必然结果。

出生于挪威的文安立曾先后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和哈佛大学任教,并当选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他是《剑桥冷战史》的编者之一,并著有《躁动不安的帝国:1750年以来的中国与世界》《冷战:一部世界史》等著作。他在美国的东亚研究及冷战史研究领域具有很高知名度,并即将出任耶鲁国际安全研究项目主任。

在采访中,文安立表示,近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涉华演讲存在明显的历史表述错误,“如果将这篇演讲作为历史论文,蓬佩奥不可能拿到A,甚至拿不到B”。文安立说,美国和中国在上世纪70年代的接触并非是因为“尼克松意图改变中国”,而更大程度上是中国领导人希望基于中美关系的变化而改变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后,中美之间良好关系帮助了中国发展经济,但中国发展并不是由美国所创造,而是来源于中国本身的需要。他强调,美国未来的领导人需要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中国的行动方式始终基于自身的需求和认知。

他表示,蓬佩奥的演讲在某种程度上触及了美国政治界和部分民众对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疑虑,这种疑虑超越了两国在安全或是经贸领域的竞争。蓬佩奥在演讲中把中国描绘成一个与西方以及与其他东亚国家完全不同的国家,并剥离中国政党和国家的概念。文安立认为,这些论调与冷战期间的论调类似,突出了意识形态差异,但这种论调并无意义,美国要明白,他们只能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打交道。

文安立表示,中美关系当前整体上陷入低谷,可能处于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最低点。从美方领导层的政策选择来看,特朗普政府将重点落在“美国优先”上,强调应更关注自身利益而不是体系性利益,特朗普政府对相对狭隘国家利益的追求甚于冷战以来的任何一届美国政府,这是国际事务中的新因素,外界仍需要时间来评估这一政策将带来的后果。

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文安立认为,疫情本身并未给中美关系带来新趋势,而更大意义上是强化了两国关系中的既有趋势,加剧了紧张状态,这些既有趋势不会因11月美国大选结果而变化。

他认为,美国对别国相对实力的优势很难回到冷战结束时的巅峰时刻,而中国可能在一代人左右的时期内成为具有全球利益的大国。随着两国的结构性变化出现,中美关系已无法再回到二十年前的状态,两国的竞争和紧张关系将是新常态。

文安立表示,对于美方来说,处理对华关系的效果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美国与中国领导层开展合作的能力,二是美国影响中国政策的能力。他认为,尽管在短期内会非常困难,但中美仍需要建立一种新型关系,前提是两国首先要确保在未来十年内尽力避免出现任何军事冲突;其次是要尝试在有限范围内找到可以合作的领域。从历史角度看,尽管受国内政治的制约,处于竞争中的大国仍然可以实现合作。

他分析,中美可以在地区事务、军备控制、国际贸易、全球疫情开展合作,以及进行某种程度上的科技合作,特别是要避免未来技术发展领域的二元对立。

文安立表示,所谓“中美注定冲突”的观点是对中美关系的一种误解,这并不是大国政治的归宿。但同时,从历史经验看,认为“冲突不可避免”的观念有时也会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