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疫苗供应引发欧洲政治摩擦

编者按:

近期,疫苗议题引发欧洲内部政治摩擦,疫苗供应和分配前景仍不明朗。在此,我们汇总三篇不同来源稿件,供读者了解相关情况。 

参考消息网2月2日报道 美联社布鲁塞尔1月28日 题《在病毒肆虐的欧洲,疫苗引发激烈的政治斗争》

在彻底脱欧后仅一个月,英国对自己的沾沾自喜几乎不加掩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保守党提供的疫苗接种表清楚表明,英国疫苗的接种比欧盟四个最大国家加起来还多。其含义很明显:英国做出脱欧的重大决定是正确的。它还表明,此次大流行不仅是医学难题、人道主义需求以及整个欧洲都能感受到的个人痛苦,还是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

它不仅仅是欧洲大陆与英国之间由来已久的矛盾。德国将在9月举行欧洲大陆迄今为止最重要的选举,新冠疫情在那里也显示了破坏性影响。

有一个指导原则贯穿了大多数辩论。这场危机已造成众多欧洲人死亡,其解决办法——疫苗仍然非常稀缺。各国都表示:无论后果如何,我们都必须首先照顾好自己的人民。最重要的是,人们都认为,接种疫苗的时间越早,欧洲大陆步履蹒跚的经济体就可以更快地恢复。

“很显然,这就是所谓的疫苗民族主义。这是重大政治问题,”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全球健康计划主任罗伯特·耶茨说。

令情况更加复杂的是,强势政府和行业巨头(主要是大型药企)之间的权力博弈。而穷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富国相互争斗。耶茨说:“更糟糕的是,富裕国家之间的这些争斗……可能会使世界其它地区的人们无法得到疫苗。”

大部分政治不满汇聚在了布鲁塞尔以南的比利时工业小镇瑟内夫。1月22日,英国与瑞典合资的制药企业阿斯利康表示,工厂在批量生产疫苗的复杂过程中出现问题,而欧盟预计在1月29日批准使用这种疫苗。结果,第一批8000万剂疫苗仅有3100万剂可交付。

对于拥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来说,可谓毫无防备的一击。欧盟在拿其公信力——为4.5亿人口顺利地尽快大规模提供疫苗——冒险。尽管有数十亿欧元的预留资金提前到位,但到目前为止仍有很多目标没有实现。

很快,人们把目光投向了刚刚脱欧的英国,该国拥有两家阿斯利康工厂,都包括在欧盟的交货合同中。欧盟卫生专员斯特拉·基里亚基德斯1月27日晚间坚持认为,如果需要的话,“英国工厂也是我们预先购买协议的一部分,这就是它们为什么必须交付的原因”。长期以来力主脱欧的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迈克尔·戈夫说:“真正重要的是确保我们自己的疫苗接种计划严格按计划进行。”

1月28日比利时表示,已派核查人员前往瑟内夫的工厂,去调查报道中的生产问题以及可疑活动。这表明双方的紧张关系和猜疑。基里亚基德斯警告说:“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幻想我们没有办法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在与阿斯利康的僵持中,欧盟拒绝做一件事:寻求英国当局的帮助。英国刚刚脱欧,这在政治上颇为尴尬。

1月28日,欧盟首席英国脱欧谈判代表米歇尔·巴尼尔表示,脱欧证明“欧盟不是监狱”,但警告说,“那些想出去的人必须面对后果”。但至少在疫苗问题上听上去空洞且苍白。英国约有11%的人口接受过至少一剂疫苗注射,而欧盟的平均水平仅为2%。

德国也徘徊在2%至3%之间,且不满情绪与日俱增,现在距即将选出默克尔总理继任者的大选还有8个月。默克尔中右翼政党中的著名人物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在疫苗接种策略问题上,面临德国联合政府中左翼小党成员及其他人的批评。

德国也存在疫苗民族主义的迹象,一些媒体和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对通过欧盟而不是作为一个远高于欧盟平均水平的富裕国家独立去订购疫苗提出质疑。对柏林而言,确保欧盟获得其能获得的所有疫苗显得尤为重要。施潘说:“这关乎欧洲的公平份额。”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网站1月26日 题《新冠疫苗供应不足,欧盟开始限制疫苗出口》

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对欧盟表示,未来几个月它提供的疫苗剂量将远远低于预期。随后,欧盟向限制新冠疫苗出口采取了第一步举措。欧盟并未阻止疫苗生产商向包括英国在内的欧盟以外国家销售产品,但已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一步,要求疫苗生产商在出口前发出通知。

1月25日,欧盟卫生专员斯特拉·基里亚基德斯说:“今后,所有在欧盟生产新冠疫苗的企业无论何时想向第三国出口疫苗都必须提前通知。当然,人道主义援助的运送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欧盟将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护其公民和权利。”甚至在明确疫苗是否有效之前,许多国家就与疫苗生产商签署协议,要求其在规定日期前提供一定剂量的疫苗。作为协议的一部分,相关国家预付了制造设施的准备费用。

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原本计划在3月底之前向欧盟交付8000万剂疫苗。欧盟尚未批准这种疫苗,但预计很快就会批准。

1月22日,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对欧盟表示,它只能交付3100万剂疫苗。据路透社报道,这是因为供应欧盟的疫苗在比利时一家疫苗工厂生产,该工厂由一家名为诺华赛的公司经营,一直面临生产问题。

基里亚基德斯说:“这个新的日程安排是不可接受的。”作为回应,她致信阿斯利康制药公司,提出了一些问题,诸如在哪里生产了多少剂量的疫苗以及向哪个国家运送等。他表示:“到目前为止,该公司的回答并不令人满意。”

英国独立电视公司(ITV)新闻频道的政治编辑罗伯特·佩斯顿认为,部分问题在于,尽管去年6月阿斯利康制药公司与数个欧盟国家达成了初步协议,但欧盟委员会随后接手了谈判,直到8月才最终敲定合同。这使得解决供应问题的时间所剩无几。相比之下,英国在去年5月就敲定了与阿斯利康制药公司的合同。佩斯顿还说,考虑到在创纪录的时间内生产如此大量疫苗所带来的挑战,上述协议都是以“尽最大努力”为基础。

除根据当地成本进行小幅调整外,阿斯利康向所有国家收取相同的价格。该公司拒绝就具体细节发表评论,但证实它是以非营利的方式提供疫苗。该公司一名发言人对《新科学家》周刊说:“在新冠疫情持续期间,这种疫苗将以非营利的方式向全球提供。”

欧盟还订购了6亿剂由辉瑞公司和生物新技术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由于辉瑞公司对其在比利时皮尔斯的工厂进行升级改造,该公司1月下半月的交付量比预期少,但定于1月25日起恢复正常供应,从2月15日起交付量有所增加。

世界上许多不那么富裕的国家尚未采购疫苗。由世界卫生组织(WHO)牵头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试图确保贫穷国家获得疫苗。该计划已筹集60亿美元用于购买和分发疫苗。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1月18日说:“至少49个高收入国家现在已经接种了超过3900万剂疫苗。而在一个最低收入国家仅接种了25剂疫苗。不是2500万剂,不是2.5万剂,只是25剂。”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月28日 题《新闻分析:欧盟和英国会围绕疫苗出口问题爆发贸易战吗?》

在让欧盟与英国围绕新冠疫苗产生的冲突发展到何种地步问题上,欧盟内部存在着分歧。其中既有以德国为首的强硬派扬言停止向英国出口辉瑞公司的疫苗,也有爱尔兰等温和派国家希望避免采取设置障碍的做法。欧盟内部争执不下,许多成员国不愿看到未来爆发贸易战和对关键药品出台针锋相对的出口禁令。与此同时,欧洲在疫苗接种上已落后,且第三波疫情正日益逼近。

虽然英国已有超过11%的人口接种了新冠疫苗,但欧盟的疫苗接种率仅略高于2%,这有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引发重大政治危机,甚至导致社会动荡。

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坚称,由于该公司设在比利时的制药厂在生产疫苗时遇到问题,疫苗供应量至少减少了60%。这可能让欧盟的疫苗接种计划彻底脱离正轨,带来了封闭举措延长的可能性,目前这一局面已经在荷兰引发了混乱。

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内部一小批有影响力的国家,希望欧盟采取大刀阔斧的行动,拿到在英国生产的疫苗,同时阻止向英国出口欧洲生产的辉瑞等企业疫苗。

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呼吁欧盟和英国平均分担阿斯利康疫苗产量减少带来的负担,这意味着总计有数千万剂英国产疫苗需要转运到欧洲。一些人士言辞激烈地阐明了威胁的严重程度,其中包括默克尔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中通常立场温和的一些成员。他们呼吁,如果英国不同意和欧洲分享阿斯利康疫苗,就启动“贸易战”。

在这个问题上,站在对立面的是爱尔兰等国,它们希望避免对抗,因为这有可能破坏与英国保持了数十年的关系。爱尔兰欧盟事务部长托马斯·伯恩对英国广播公司说:“欧盟是个贸易集团。我们和其他国家开展贸易活动。我们不想竖起贸易壁垒,尤其不想看到这样的壁垒立起来。我不想看到这类限制举措,希望没有必要采取这样的做法。”

欧盟一名外交人士说:“当一些德国人听起来像唐纳德·特朗普时,就是大家该深呼吸并且倒计时的时候了。欧盟和英国之间因疫苗开战,是眼下有可能面临的最糟糕的局面之一。”

欧盟委员会目前陷入两难境地,该委员会1月29日在提议针对药企设立登记制度,对运出欧盟的疫苗作登记时,不会涉及疫苗出口禁令的问题。

在幕后,两个阵营的人士都对欧盟疫苗政策的失败感到越来越愤怒,这在未来几个月将产生深远影响,预示着一场政治危机的到来,其严重程度与10年前欧元区几近崩溃的情况相当。(编译 许燕红 胡溦 李凤芹)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