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卡托研究所:不应对拜登刺激计划抱以过高期待

参考消息网3月26日报道(记者 武剑)美国卡托研究所货币研究副总裁詹姆斯·多恩近日发文分析称,国会不应把刺激政策当作恢复经济的灵丹妙药,也不应相信美联储可以简单地将国债货币化而不会产生长期后果。如果美联储成为国会傀儡,仅考虑为“刺激”支出融资,却忽视通胀风险和对经济制度的威胁,将是鲁莽之举。

文章称,在通过拜登总统1.9万亿美元的救助法案时,国会不应期待奇迹出现。经济史给人们的教训是:货币政策不能永久地增加国家财富。短期内,美联储可通过扩张性货币政策影响产出、就业等实际变量,但试图将货币刺激作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工具,从长期来看必将导致通胀。

文章称,尽管政策制定者关注是短期的,但如果认为货币刺激措施的大部分影响将体现在实体经济增长而非更高的通胀上,将是不负责任的。1978年修订的《联邦储备法》指出,美联储的主要职责是实现长期价格稳定和最大限度的就业。为做到这一点,美联储应“保持货币和信贷总量的长期增长,与生产增加的长期经济潜力相适应”。

文章表示,美联储现在寻求2%的平均通胀目标已背离“价格稳定”(零通货膨胀)。货币框架的这种变化赋予美联储更大的自由裁量权刺激货币和信贷。事实上,在过去12个月里,广义货币(M2)增速超过25%。

尽管如此,M2的急剧上升与货币流通速度的急剧下降(这意味着货币需求的上升),应视为新冠疫情和接近零利率导致的。因此,货币的需求和供应可能不会太离谱,从而暂时减轻了通胀压力。

此外,美联储可以提高超额准备金利率,以抵消通胀影响。但随着超额准备金利率接近于零和经济复苏,美联储可能不愿提高准备金利率。这势必影响货币总量,并对未来的通胀产生影响。

与此同时,通胀略高被视为有利于实现“就业最大化”,美联储现在认为菲利普斯曲线(解释失业与通胀之间的关系)是平坦的。因此,政策制定者认为,旨在降低失业率的货币刺激不太可能产生超过预期的平均2%的长期通胀目标。

文章认为,如果美联储致力于将物价水平拉回2%的长期趋势轨道,那么即使允许通胀暂时上扬至3%,也不会令市场不安。到目前为止,美联储还没有计划实现这一承诺,而市场已经计入了通胀上升的风险。

美联储并不会放弃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正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去年8月所说,强劲的就业市场不一定会导致不可接受的通货膨胀水平。

如果通胀真的跳升至2%以上,而美联储至少在短期内能够容忍这一升幅,财政部将施加压力要求限制利率,从而进一步扭曲信贷市场。事实上,即使利率小幅上升,也会令债券市场恐慌,并增加为巨额联邦债务融资的成本。

此外,如果通货膨胀率达到4%或更高,随着美联储将债务货币化,美国将面临再次实施工资-价格管制的风险。1971年8月,在尼克松任总统时期,在时任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阿瑟·伯恩斯的支持下,工资-价格管制措施被引入。当年的通货膨胀率达4.38%。

文章总结认为,众所周知,收入的短暂增加不会永久降低失业率。实际收入和就业的永久增长需要更高的劳动资本生产率、更先进的技术及更多的私人投资。改善市场绩效、促进制度变革对强劲的长期增长至关重要。“直升机撒钱”并不会增加社会的生产能力,也不会永久性地提高生活水平。

文章称,在新冠疫情导致的长期失业期,美联储需要提供流动性以稳定金融市场。然而,人们需要认识到货币政策的局限性,尤其是美联储实现长期最大就业与实体经济增长的能力。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