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美智库:拜登更强调外交和国内政治之间的联系

参考消息网6月4日报道(记者 武剑)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近期刊登题为《前100天:到目前为止拜登对世界的态度是什么?》的文章,总结分析拜登政府执政初期外交政策特点,作者为布鲁金斯学会会长约翰·艾伦与该学会特别顾问科里·布罗沙克。文章认为,拜登政府更强调美国外交事务和国内政治之间的联系,同时,还强调国内政治意见对总统对外政策目标的推动作用。

文章称,拜登强调与特朗普和他的“美国优先”口号截然不同的世界观。在很多方面,拜登-哈里斯政府的早期行动类似于奥巴马政府初期的那种前倾的、以解决方案为重点的乐观主义,但更强调美国外交事务和国内政治之间的联系。实际上,这也直接印证了拜登“针对中产阶级外交政策”的核心论点,即将国内经济复苏作为美国海外行动的首要任务。

微信截图_20210604103905

文章指出,从拜登政府发布的《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中可以发现,“拜登主义”正在形成。这份文件中有两句话非常突出:第一,“为了在全球范围内促进美国的利益,我们将在国防和负责任地使用我们的军事方面做出明智而有纪律的选择,同时将外交作为我们的首选工具”;第二,“在多重交叉的危机时刻,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在国外的实力要求美国在国内建立更好的实力”。

文章认为,这些表述定义了仍处于萌芽阶段的“拜登主义”。这份文件还详细阐述了拜登政府的愿望,即重振美国在国际机构中的领导地位,与其他盟友和伙伴一道在世界各地加强“共同价值观”,以及应对“技术革命带来的危险和希望”。

文章认为,关于新兴技术,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生物技术等方面,美国领导层面对迫在眉睫的战略需求。新技术有利于社会发展和更好地重建,是确保美国“地缘政治领袖”角色以及围绕共同目标团结“民主国家”的关键交汇点。尤其是考虑到中国科技行业的蓬勃发展,美国及其盟国的长期战略生存能力可能取决于其在创造、运用这些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还取决于技术特点。新兴技术很可能在多个层面上成为21世纪的驱动力,将这一问题纳入《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至关重要。

文章注意到,拜登政府已经对竞选期间承诺的几个方面采取了行动,并在《临时国家安全战略方针》中明确表示:恢复与伊朗的谈判、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议》,以及表达对北约的公开支持。与这些举措相关的是,拜登政府曾表示,希望对美国在国内外的许多现有政策进行审查,并称“朋友和敌人”都在急切地等待这些审查结果。

文章称,除了这些重要的早期观察,还有一个问题是拜登政府世界观的核心:拜登究竟是美国领导的“传统规则”的回归,还是在四年来“美国优先”外交政策、极端民族主义“新规则”的例外?这一问题的明确答案可以在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找到。在那之前,拜登政府几乎肯定会尽其所能来加强多边关系和国际机构,并至少向盟友保证,美国将重新在世界舞台上发挥领导作用。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他们的紧迫性,即通过以美国国内繁荣为重点的外交政策“证明”拜登总统在国内的合法性。

文章提出,只有时间才能证明美国和盟友之间明显的不确定性是否应真正引起关注,这是笼罩在拜登政府头上的阴云。这些努力也将是拜登对世界总体方针以及他在对外交往时的政策考量核心。在这里,赢得“人心”在国内外同样重要(即“中产阶级外交政策”概念)。

文章认为,拜登政府上台后继承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挑战,包括新冠疫情大流行的破坏、摇摇欲坠的经济、气候变化问题等。目前来看,拜登已表现出希望围绕“公平竞争”与合作,特别是围绕诸如气候变化、新冠疫情甚至美中关系等问题制定美国外交政策目标。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