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阿根廷学者:“双循环”的意义

参考消息网10月22日报道 阿根廷拉努斯国立大学教授古斯塔沃·亚历杭德罗·希拉多近期为北京语言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国际汉学参考》刊物撰写文章,对中国“双循环”建设提出自己的分析。文章全文编译如下:

从历史和经验角度看,中国一直在不断学习,试图确定自身对外国知识的依赖程度。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努力发展,拥有知识且足够独立后,能够设计自己的道路,实现小康社会与和谐发展。中国发展经历了不同阶段,我们需要关注其开启革命道路后的各个“五年规划”才能深入体会。当前,新冠疫情对全球造成严重影响,尚不清楚疫情后的世界会如何变化。因此,了解近期中国通过的新五年规划中的政治术语和经济政策非常重要。

中国成功实现了“十三五”规划中雄心勃勃的目标,实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性突破,取得了消除绝对贫困的伟大胜利,后者是所有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如何巩固这些成绩确保不出现倒退,是中国面临的巨大挑战。为此,中国颁布了“十四五”规划(2021-2025),主要目的是巩固中国在世界科技前沿的地位,服务经济发展,努力满足当下最重要的需求,以及为人民生活和健康谋福利。这在疫情后尤为重要。在“双循环”这一新发展理念下,重点推动国家层面的机制性改革,改善经济发展质量对中国非常重要。要想了解笔者为何把上个五年规划和“双循环”联系在一起,需要回顾中国宏观经济的一些特点。

首先,20世纪最后25年中,中国经济政策取得了重大成果,拥有大量成本低廉的劳动力这一生产要素。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在现行的本地区生产模式下,为自身和世界提供了大量低技术含量的劳动密集型产品。笔者并非想全面回顾这段历史,仅想表明自中国允许外资进入以来,就明白必须学习如何“做”事情。中国清楚,外国资本(主要是西方经济体)有专利、能创新、善发明,中国必须依赖外国技术并将其整合到自身生产中。与邻国一样,中国也在出口这一外部因素刺激下实现了经济增长,但社会储蓄率很高,个人消费在国民收入中所占比重极小。

其次,我们有另一个情景:2008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凸显出中国需要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危机发生后,中国缓慢但坚定的认识到,其主要贸易伙伴(按顺序为欧盟和美国)由于严重的经济危机,逐渐减少从中国购买商品。中国决策层由此巩固了其最重要的想法:中国不能继续完全依靠出口或国内投资来提升居民福利,因其经济可能受世界影响。因此,面对全球合作伙伴经济活动减弱这一客观事实,中国决定促进消费,发展服务业等来实现国内发展。这就是当前“双循环”的一极(内循环),即一种推动发展模式转换的经济战略。BBC认为中国正在“实施新的发展理念”,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对此进行认真研究。

去年5月,中国最高层提出了“双循环”新经济发展模式。市场已经对“双循环”运行方式和对国际经济的影响进行了大量解读。该政策将国内市场作为主要支柱(请记住国内消费水平较低),同时要求内部和外部市场相互促进,共同繁荣。在不断刺激下,国内经济活动将会更加活跃,给中国经济带来强劲的积极影响,以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仅城市化水平会更高,人们的平均生活水平和人均收入也都会增加。在这里,关键词就是基础设施、消费、城市化,特别是当前就业(数量和质量)。就业方面,新冠疫情给政府带来了挑战,包括给年轻人带来消极影响、就业岗位流失,以及年轻人进入社会后寻找第一份工作的艰难。

在某种程度上,许多分析家都同意,这种“双向性”(由“双循环”的名称得出)与该模型已被视为一种“解决方案”。中国在面对外部冲击时提升韧性,并与世界其他地区分享发展机会,这是可行的。简言之,从中国宏观经济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双赢”模式。之所以支持国内市场发展,是因为国内市场在不断扩大且构成了政府的战略资产,是中国实现高水平开放的信心和力量来源。准确的说,通过允许外资在21世纪初进入中国政府非常重视的行业(如高科技),中国成功地让制霸高科技领域的跨国公司向中国中小企业分享专业知识,这有利于中国发展。通过这种方式,中国中小企业被整合到全球价值链(GVC)中,从而学习如何“做”事,即生产产品。中国公司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崛起,是对中国成功发展(不再是增长)的重要解释。中国的重要性正在上升,正如胡利奥·里奥斯所注意到的那样,2020年12月11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指出,“强化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因此,根据上述经验,很容易将新发展模式(“双循环”)与协调区域发展战略、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联系起来。几十年前外资通过经济特区进入中国。西部地区的发展(“西部大开发”战略曾经提及)能够协助消除障碍,保障国内流通,而自贸区(仍将是“试点”)是连接两个市场的关键平台。

“双循环”的重要思路是中国经济不再像以前那样依赖国外,因为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会陷入周期性危机、带来风险,影响中国利益。国际危机将导致中国大量制成品滞销。这种情况下,危机将不可避免的随之在国内发生。首先,中国依靠外资实现发展,出口大量产品到外部市场,形成了对外部市场的依赖。虽然这无法避免,但如果中国经济不再过分依赖外部市场,有关风险将会减弱。因此,发展尚未完善的国内市场非常重要,这间接增加了中国人民实际收入。在最脆弱的地区提供覆盖面更广、更多更好地公共卫生和教育服务,大大改善了人民生活。如果中国能将东部地区的基础设施扩大到西部,将能够实现更大发展,数百万人将享受中国发展成果。东部和东南沿海地区的人口压力将减缓,中部和西部人民的生活条件将得到改善。

通过增加消费来扩大内需的同时,中国政府认为应更好地满足需求端,因此中国政府从供给端制定了政策。截至2019年12月,中国人均GDP首次超过10000美元,这让重视国内市场成为一个自然选择。中国消费者形成了庞大的消费市场,以及供给端产能不断增长,都将带来巨大机会。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问题让中国更需要发展国内市场。

我们还需要讨论“双循环”的另一方面,即如何把中国国内生产与国际市场联系起来,两个市场在货物和服务生产方面互动频繁。即使国内外市场间的相互依赖并不明显,但也绝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相互独立。地缘政治在这方面具有重大影响,近期去全球化或反多边主义思潮正鼓励人们放弃国际市场,而不去考虑资本已遍及全球,与生产紧密联系在一起。更明确地说:全球价值链使得相互依赖成为常态,一个西方公司的成果将成为东方公司的原材料,其产出再被投入到另一个经济体的另一产品中。新冠疫情以及某些人鼓吹的“脱钩”政策,都在推动人们脱离全球化生产,认为应将生产从中国转向其他国家。因此,中国关注国内市场,不仅仅是一种改善社会生活条件的思路,也是全球政治变化带来的一种附加产品。

上述问题尚未得到解决,人们仍在讨论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但人们都认为促进中国国内经济活动很有必要,因为高度依赖外部市场显然不利于中国未来发展。简而言之,不能再采取过去的方法了。中美间贸易争端还在持续,国际社会对中国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西方国家贸易保护主义日益增长,以及新冠疫情仍在传播等,都在阻碍中国的复苏之路。中国正在试图减少受全球经济波动的影响,这生动地体现了“双循环”的中心思想。

此外,鉴于全球尚未完全控制新冠疫情传播,全球经济增长很可能继续停滞,这强化了“双循环”概念中的先进之处,即国内与全球市场的互补性。我们必须看到全景,而非只关注“双循环”的一头。推动国内市场发展即扩大内需,将让中国成为其他经济体商品和服务更具吸引力的出口目的地,这是“双循环”给与中国关系紧密其他经济体带来的另一件好事。简言之,中国内部需求的改善可以扩大对外国产品的进口,因“双循环”第一条路径(内循环)的发展将为第二条路径(外循环)带来无限活力。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