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美智库:世界无力阻止美俄“新冷战”升温

参考消息网5月10日报道(记者 李溯)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5月5日刊登题为《新冷战可能很快升温》的文章,作者为美国欧亚集团主席伊恩·布雷默。文章认为,俄乌冲突双方的领导人现在跨越了一系列无法轻易忽视的界线,导致俄罗斯与其对手之间爆发了“新冷战”,这场冷战可能不像20世纪的冷战那样具有全球性,但也没有那么稳定和可预测。全文摘编如下:

自俄罗斯开始攻击乌克兰以来的10周时间里,俄罗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比古巴导弹危机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严重。

美国总统拜登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实施“种族灭绝”,称他是“战争罪犯”,并表示他“不能继续掌权”。

俄罗斯领导人也大大改变了他们对战争的定义:从有限的“特别行动”到“解放”乌克兰东部地区,再到针对北约的全面生存斗争。

这些事态发展构成了一种危险的新现实:俄罗斯仅将让乌克兰“去纳粹化和非军事化”作为战争目标的日子一去不复返;美国及其盟国将它们的干预限定在帮助乌克兰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冲突双方的领导人现在跨越了一系列无法轻易忽视的界线。结果就是俄罗斯与其对手之间爆发了新冷战--这场冷战可能不像20世纪的冷战那样具有全球性,但也没有那么稳定和可预测。

对抗程度更低但更危险

对比以前的较量,俄美之间正在出现的这场对抗程度更低但更危险。

首先,这场冲突的威胁性将降低。因为尽管俄罗斯拥有核武库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但它对华盛顿构成的军事威胁远不及二战后的苏联。

同样重要的是俄罗斯的经济规模。尽管俄罗斯有石油和天然气收入,但发动入侵时俄罗斯的经济规模甚至不及美国纽约州,这还是在美国及其盟友的制裁迫使俄罗斯经济在2022年收缩10%至15%之前。这种衰退将不可避免地限制俄罗斯以其经济实力胁迫其他国家的能力。

不幸的是,华盛顿及其盟友的好消息也仅此而已。与20世纪的冷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现在是七国集团(G7)中政治分歧最严重、机能最失调的成员。尽管民主党和共和党现在都认为乌克兰人应该得到武器、俄罗斯人应该受到制裁,都认为美国应该避免与莫斯科发生直接对抗,但这样的国内政治团结不会持续太久,因为美国将迎来中期选举。

在今年11月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拜登和盟国领导人将必须作出选择,要么与普京一起坐到桌前,要么在面临需要集体行动的全球威胁时让G20失去作用。多边合作破裂的可能性是自苏联解体以来全球秩序面临的最大危险。

这场新冷战比上次冷战更危险的最后一个原因是,俄罗斯发动真正具有破坏性的网络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尽管按照传统的实力衡量标准,莫斯科和华盛顿之间存在不对称,但俄罗斯最先进的数字武器比20世纪80年代威胁美国和欧洲的核导弹更具破坏性。最重要的是,各国使用网络武器的可能性远远大于使用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因为网络武器造起来更简单,隐藏起来更容易,极其难以防御,而且几乎不可能被威慑。

缺乏对抗升级防护措施

随着新冷战的升温,领导人们必须开始考虑防护措施--旨在确保这场冲突不会升级为俄罗斯与北约之间的直接对抗的安全措施。

经历了古巴导弹危机后,美国、欧洲和苏联领导人创建了包括《中程导弹条约》等军备控制协议在内的万能防护体系,以确保世界各地的代理人战争不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然而,如今没有相当于《中程导弹条约》这样的针对网络空间的条约,也没有谈判和执行这种条约的途径。俄罗斯总统和西方政府之间也没多少信任,难以想象如何(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建立起足够的信任来制订新的规则和制度。联合国安理会已彻底难以发挥作用,目前还看不到任何现实的替代方案。

各国领导人能做的最好的事情是,抓住能限制俄罗斯与西方对抗可能给世界造成的破坏的潜在机会,继续进行坦诚的、互相尊重的交流。目前,国际社会面对着一场战争,但却没有商定好限制这场战争扩大的机制。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