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澳智库:“蓝色经济”或成南亚崛起关键

澳大利亚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网站8月23日发表题为《蓝色经济可能成为南亚崛起的关键》的文章,作者是萨姆丽迪·罗伊。全文摘编如下:

几十年来,在不断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中,南亚不时面临着传统和非传统威胁。新冠肺炎疫情、最近斯里兰卡的地缘经济危机等,都促使南亚地区通过前卫的发展政策更紧密团结在一起。

在这种背景下,在南亚引入蓝色经济伙伴关系或许可以让各国开展收益丰厚且可持续的合作。

201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联合国首次使用了“蓝色经济”一词。目标是打造“可持续的海洋经济”。

考虑到全球层出不穷的陆地和边界问题,南亚国家必须根据“蓝色经济”战略制定新的发展路线,这样就可以与地区伙伴充分利用它们强大的海洋能力。想想孟加拉国,一个成功利用孟加拉湾发展经济并利用海洋和海洋资产的沿海国家。同样,印度的萨加尔马拉项目则寻求通过挖掘其水道的潜力将海洋与印度内陆连接起来。

然而,尽管南亚由于其地理位置享有沿海优势,但也面临多重挑战。除了地缘政治难题,南亚地区各国还面临污染、栖息地丧失、生物多样性退化、海盗、国际犯罪和气候变化等问题带来的严重阻碍。

孟加拉湾为南亚地区提供了诸多蓝色收益。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海湾,孟加拉国在它的北面,印度在它的北面和西面,缅甸在它的东部沿岸、印度尼西亚在它的东南部,西南则是斯里兰卡。因此,大多数南亚国家都采取了一些承认它们所处环境的这种关联性的市政和外交手段。然而,分析表明,南亚似乎无法联合开发蓝色经济的潜力。缺少资金支持、缺乏区域性研究和科学调查、政策不足、机构框架未经协调以及能力建设有限,这些都严重阻碍了南亚的蓝色经济增长。因此,南亚地区应寻求制定一项雄心勃勃但务实的海洋战略,其中应包括双边和多边资金来源、激励措施和规章制度。而且应该实行一项将各方包括在内的指令,让地区利益攸关方——从国家元首到基层组织、非政府组织和私营部门——全都参与应对这些挑战。

就此提出三点建议。首先,南亚国家应承诺将所有与海洋生态有关的工业和环境问题统一由一个机构进行管理。这将减少治理和协调方面的困难。应组建一个南亚委员会/论坛,通过分享各自按水务部门细分的国家数据库,找到共同的经济和生态区域愿景。

要想通过消除贸易壁垒和促进更全面的连通来推进地区增长,就必须实行一体化的蓝色经济政策。

其次,在国家和地区层面引入蓝色债券可能成为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做法,带来发达的蓝色治理体系。这种性质的债券需要进行与海洋有关的经济活动,而这种活动需要进行透明的管理,以防止不正当的激励措施,比如捕鱼业的无序扩张。

第三,让女性参与到蓝色经济中来并成为主流不仅是一种需要,而且必要。在印度,捕鱼为业的人超过540万,其中160万是女性渔民。

在印度尼西亚,这一数字甚至更高,至少有5600万人从事渔业工作,其中3900多万是女性。但是,妇女在沿海活动中从事的工作与男子相比并没有获得平等的待遇。2020年的联合国妇女报告谈到了这种两性工资差距问题,并建议通过消除海洋部门不合理的性别失衡来加强妇女的经济能力。

南亚建立在权力基础上的现实政治未来只会愈演愈烈。因此,需要采取一体化的蓝色经济政策,通过消除贸易壁垒和促进更全面的连通来促进地区增长。

通过执行这些建议,蓝色经济体系可以实现相当的灵活性,以应对新的可能性和问题。管理广阔的海洋空间,发展蓝色经济,是一项联合的地区性任务。如果南亚做到对海洋的有效管理,它就有能力既扩大现有产业又促进新产业的发展。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