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观点文章>“一带一路”观察>正文

“一带一路”与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作者:朱永彪(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苗肖阳(兰州大学“一带一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一带一路”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实践平台和载体,本身也发挥着重要示范作用。“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推动“一带一路”从“共同话语”转变为“共同兴趣”,进而发展“共同利益”,确立“共同责任”,最终形成“共同命运”。当前“一带一路”已基本完成从“共同话语”向“共同兴趣”、“共同利益”转变的任务,正在向“共同命运”发展。

“人类命运共同体”应该是多维度的,需要打造多个支柱,而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推动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就是打造重要支柱之一。

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背景

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进一步推动国际能源合作,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对世界各国的能源安全和经济社会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也是破解能源转型难题的重要探索方向。

一、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加剧

近年来影响国际能源价格的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导致国际能源价格长期剧烈波动,给本就增长乏力的全球经济带来了新的难题,对油气产出国、消费国均造成了严重冲击。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新中东和平计划”、叙利亚危机、利比亚内战、委内瑞拉乱局、地缘政治回归等因素,以及各种黑天鹅事件频发并冲击国际能源市场,导致世界各国对能源价格稳定的需求远超从前。

二、国际能源格局发生深刻变化

一方面,以石油输出国、消费国来区分国家地位的传统能源格局被打破。其主要表现是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能源独立”。2009年,美国的天然气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并从天然气进口国成为潜在的天然气出口国,由此导致国际天然气价格大幅下跌。此后,美国出口的天然气不断增加,2017年已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美国页岩油的开采也在加速发展,由此也对国际能源市场形成了强烈冲击。2018年8月,美国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大产油国。当前,美国原油产量已达到1290万桶/日左右,天然气产量达950亿立方英尺/日(约合27亿立方米/日——本刊注)左右。2020年美国有望成为石油净出口国,未来数年内美国新增的油气产量将占到全球新增产量的60%。【1】主要受益于页岩能源,美国大大增强了影响和掌控国际能源价格的能力,使得美国可以更加不受约束地干涉国际和地区事务,进而又影响了国际能源格局的变化。

另一方面,国际能源结构和形态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并影响着国际能源格局。其主要表现是随着新能源技术日益成熟,相关成本开始大幅下降,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比例在不断提高。尽管非化石能源短期内仍无法成为人类能源的主体,但人类对传统化石资源的依赖程度正在快速降低,由此也改变了过去主要由资源禀赋决定一国能源生产能力的局面,科技的重要性更加突显。

三、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日益增高

2018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为69.8%;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为45.3%。2019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继续上升,已经突破70%。英国石油公司(BP)预测,2035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为76%。2030年,中国的液化天然气需求量将至少是目前的三倍。

油气资源对外依存度持续增高,导致中国能源安全受外域因素影响增加。同时,中国能源对外依存度高还表现出区域高度集中的特点。区域高度集中一方面表现为油气资源进口来源地高度集中,另一方面表现为油气运输通道的高度集中。这种双集中的特点进一步影响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形势。

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可行性

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推动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构建,不仅具有重要意义,也具有现实基础和可行性。

一、能源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核心之一

能源合作一直被认为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如果未来能够在基础设施联通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一带一路”沿线的能源流通与国际能源合作将也将会大大增强。

近年中国80%的原油进口和95%的天然气进口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按区域统计,西亚(含埃及)的常规石油资源量为1680.4亿吨,约占“一带一路”总量的72.0%;中亚和俄罗斯为533.1亿吨,约占22.8%;其余地区为120亿吨,约占5.2%。【2】

在已有能源合作关系的基础上,2018年10月18日,中国、土耳其、阿塞拜疆、巴基斯坦等18个国家共同发布了《共建“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部长联合宣言》,赞同共建“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2019年4月25日,“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在北京正式成立。来自阿尔及利亚、玻利维亚、巴基斯坦等30个伙伴关系成员国及5个观察员国的能源部长、驻华大使、能源主管部门高级别代表出席成立仪式,共同启动了“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尽管参与的国家数量还不够多,且主要能源产出国与消费国都没有参加,合作方式与机制也有待进一步明确,但是“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的初步确立,可被视为是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基础和步骤。

二、“一带一路”沿线能源的流动在未来可能是双向的

中国的页岩油气资源储量也非常丰富,美国的能源发展模式为中国如何更好地保障能源安全提供了借鉴。中国的页岩油气资源具备推动中国转型成为能源双向流动国家的潜力,随着这种潜力逐步转化成为实际生产力,中国也将会具备影响国际能源格局的筹码和能力。

随着中国制造业技术的日益成熟和科技的快速进步,中国风电和光伏发电的建设成本在快速下降,并取得了突出的成果。一方面,中国的特高压超远距离输电技术和设备制造能力全球领先;另一方面,核电、“人造太阳”、氢能等新能源技术不断取得突破。这为中国在与其他国家进行能源合作时提供了技术优势和新的资源优势,中国影响世界能源格局的能力也正在日益综合化。

顺应全球能源双向流动加速的趋势,今后中国可能将不再只是通过“买家”的身份影响能源市场价格,能源供需双侧的并行发展将会愈发突出。这对于中国依靠自身丰富的页岩油气资源、新能源资源、技术优势和完备的工业制造能力,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丰富的油气储量,打造能源合作伙伴关系并推动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提供了良好的基础。简单来说,“一带一路”不仅仅是油气资源通道,也具备建设能源伙伴关系,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潜力和趋势。

三、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是多赢的

随着美国页岩革命的推动和中国等能源消费市场的扩大,国际能源格局呈现出“供给西进”和“需求东移”的趋势。在这种趋势下,欧美国家在全球能源供给侧的话语权明显增强,美国试图运用其霸权地位和即将实现的“能源独立”地位,进一步影响和控制国际能源市场;传统能源产出国的话语权则有所下降。

在以上背景下,各国要更好地保障自己的能源安全,就必须走能源合作与能源转型之路。而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有助于推动能源的双向流动,甚至是多维流动,构建多维网状结构的能源交换与交流体系,进而推动国际能源结构的变革,推动能源转型,更好地保障各国的能源安全。“在共建‘一带一路’框架内加强能源领域合作,将为推动共同发展创造有利条件,有助于促进全球能源可持续发展,提升各国能源安全水平。”【3】“‘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把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投资机会大规模汇集在一起,这种合作安排有能力消除国家间能源分布的不均衡,减少能源安全方面的风险。”【4】

总之,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对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来说,不仅能够进一步充实“一带一路”建设的内容,还将形成多赢的局面。

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重点

在已有基础上,未来做好如下三方面的工作,将有助于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更好构建。

一、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确立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意识

当前全球经济已经实现了融合发展,能源资源已经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的配置,单凭一个国家的力量难以有效满足本国的能源需求,难以应对并化解全球能源面临的供给、运输、调价、枯竭等诸多风险,更难以在国际能源格局的深刻调整中独善其身。

近年来,世界各国的能源关系呈现能源供需相互融合、共生发展的趋势,合作共赢需求与利益互斥博弈并行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采取合作互助、抱团取暖的方式,通过借助既有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协调不同的利益矛盾,各国能源安全观从寻求个体安全转向注重从合作中寻求能源安全,也即普遍有了模糊的能源合作安全意识,这是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基础。

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作为国际能源格局中的重要参与者,在复杂多变的国际能源格局中依托各自的能源优势,根据各国的经济互补性特征,把握未来能源流动的双向性趋势,加强相互之间的能源合作,在“一带一路”建设中确立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意识,是有效保证能源安全,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前提和主要举措。

二、创新合作模式,规划统一能源市场及补偿机制

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能源问题上矛盾颇多,如一些国家在跨界能源尤其是跨界水资源的开发利用问题上矛盾重重,中国也牵涉其中。可以考虑谋划组建统一能源市场及补偿机制,如统筹规划囊括沿线各国的地区性电力网络、考虑谋划组建以上合组织为核心的统一能源市场及补偿机制,这对“一带一路”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通过建立类似的统一能源市场及补偿机制的安排,可以使得很多国家不再只是能源、资源的买方,而是也有机会成为各种形式的供给方。通过类似的安排,可以探索建立跨区域的产业间的补偿和交换体系,这有可能成为“一带一路”从“共同话语”转变为“共同命运”的一个重要抓手和支撑。

统一能源市场的建立可以从以下几个重点举措着手:(1)加快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国家之间双向能源网络的建立,把“一带一路”建设成为战略性能源传输走廊;(2)统筹规划囊括沿线各国的地区性电力网络,中国可以变“西电东送”为“西电西进”,这样既可以解决国内已开始出现的局部地区电力过剩问题,又有利于解决目前沿线国家因水资源争议引发的一系列问题;(3)制定新投融资平衡方案,支持具有战略意义的能源合作项目。

三、进一步拓宽能源合作领域与合作方式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近年经济发展的重点与需求除了资金外,也迫切需要技术。能源领域需要系统的技术工程,而中国在这一领域的各个方面都有了相对成熟的技术和经验,并能生产高水平设备。在以上背景下,推动能源全产业链合作,在油田勘探开发、石油工程服务、石油化工等领域构建互利互惠的合作关系,将带来双赢、多赢的结果。

同时,应在现有石油开采、油气管道等能源合作的基础上,综合布局电力网络、矿产资源、水资源、新能源、干旱农业、应对气候变化等领域,积极拓宽合作领域。应把中国在新能源领域取得或即将取得的技术、产品考虑进去,如风电、光伏发电及电动汽车等。

随着国际能源格局的深入调整,各国能源合作理念的转变以及全球能源合作向纵深方向发展,通过积极参与多边机制的全球能源治理,实现互利共赢成为各国的重要选择,这为通过“一带一路”建设构建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提供了机会和条件。未来,中国应在能源合作命运共同体的模式选择、框架体系搭建、体系流程设计、组织协调与运作机制的建立、资金筹措等诸多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

注释

【1】“The U.S. Dominates New Oil And Gas Production”, https://www.forbes.com/sites/judeclemente/2019/12/08/the-us-dominates-new-oil-and-gas-production/#14e148ab1cce, Dec 8, 2019.

【2】潘继平:《“一带一路”油气资源潜力与战略选区》,《国际石油经济》,2016年第10期,第13-14页。

【3】《“能源合作伙伴关系”的朋友圈正在迅速扩大》,《中国能源报》,2019年4月29日,第3版。

【4】中国商务部网站:《“一带一路”能源合作伙伴关系成立》,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i/jyjl/e/201905/20190502859481.shtml,2019年5月2日。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