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9 18:03:0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他的建筑设计改变了天际线,使之越来越高,还改变了人们在澳大利亚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他认为建筑是一门艺术,是“凝固的音乐”。他说,人类的眼睛寻求的不是传统建筑的笨重牢固,寻求的是明亮、通透。

参考消息网1月19日报道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1月11日刊发题为《哈里·塞德勒,现代澳大利亚建筑的“伟大破坏者”》的报道,作者系记者朱莉·鲍尔,文章介绍了现代建筑师哈里·塞德勒的作品及他人对其作品的评价。全文摘编如下:

自1961年以来,享誉国际的现代建筑师哈里·塞德勒为魏因赖希家族设计的住宅没有随意更换过一个水龙头或者一块地砖。

魏因赖希家族正面为玻璃结构的住宅位于悉尼东部,凝固在了时髦的20世纪60年代:餐厅为圆形,巨大的天窗下面是圆形餐桌,摆放着浅绿色桌垫和橙色餐巾纸。

90多岁的阿妮塔·魏因赖希说:“我想要光明,因为我们在大屠杀期间处在黑暗中。”阿妮塔和约瑟夫·魏因赖希的家人差不多都在波兰被纳粹杀害了。

哈里·塞德勒1923年出生于维也纳,是战争期间被拘禁的奥地利犹太难民。

当这位年轻建筑师1948年抵达悉尼时,看到的是“死气沉沉的郊区”和压抑的“红色砖瓦的海洋”。

塞德勒2006年去世。获奖建筑师肖恩·卡特说,他在20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将现代主义带到了当时被认为是“世界尽头”的澳大利亚。

他的获奖设计改变了天际线,使之越来越高,还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其中包括悉尼的澳大利亚广场大厦,这座圆形的摩天大楼与周围的长方形建筑形成了对比;麦克马洪角的蓝岬公寓大楼,塞德勒说这是他的杰作之一,但至今仍有争议;澳大利亚驻巴黎大使馆;达令赫斯特的地平线公寓大楼及其弧形阳台。

玻璃墙让光线照进来

多年前,魏因赖希夫妇喜欢上了塞德勒对未来的乐观看法。他们当时在参观27岁的哈里·塞德勒1948年至1950年为母亲罗丝建造的住宅。

人群经常排成四队,涌进罗丝·塞德勒宅邸。这是塞德勒在沃龙加克利索尔德路的旧陶土矿上为他的家族建造的三座现代主义住宅之一。

他的遗孀、建筑师佩内洛普·塞德勒是塞德勒同仁公司的负责人。她2020年12月对访客说:“它轰动一时,是悉尼人谈论最多的房子。”

这座建筑当时便引起了广泛关注。塞德勒夫人记得自己12岁时从担任住房部长的父亲克莱夫·伊瓦特那里听说过这件事。它与周围的砖房和平房迥然不同,其中包括附近被列为文化遗产的乔治风格住宅“帕克兰兹”。

从那时起,被著名建筑师卡罗琳·皮德科克称为“伟大破坏者”的塞德勒就很少脱离媒体的视线。

悉尼欣然接受了罗丝·塞德勒宅邸——一座150平方米、理念先进的小房子。玻璃墙让光线照了进来,而且让人可以看到周围的灌木丛。内部的一个露台也可以采光。露台上装饰着一幅由塞德勒本人绘制的色彩鲜艳的巴西风格壁画。

当时,大多数澳大利亚住宅都调整了用小窗户对付较寒冷气候的设计。卡特-威廉森建筑师事务所的创始建筑师卡特说,玻璃的使用以及为儿童和成人设立不同区域的灵活布局“更适合一个气候比较温暖的雄心勃勃的年轻国家”。

建筑完工后不久,塞德勒说,当代建筑师考虑的是“居住环境”,而不是盒子似的空房间。

得到母亲同意后,塞德勒给新家配备了厨房橱柜:柜门是不同原色,有内置的碗柜、可调节的层架,还配备了他从纽约带来的埃罗·萨里宁和伊姆斯家具。

房子还拥有最新的现代技术:洗碗机,塞德勒后来说那是当时“世界上最新的东西”;隐藏起来的外接电源收音机、排风扇和排水系统。

现代建筑应有的样貌

悉尼生活博物馆的文化遗产、资产和博物馆负责人伊恩·英尼斯说,塞德勒不是澳大利亚的第一位或者唯一现代主义建筑师,但他“使设计出现在了地图和报纸上”。

英尼斯说,塞德勒与摄影师马克斯·迪潘合作,开发出包括魏因赖希宅邸在内的悉尼现代外观,并且打造出现代建筑应有的样貌。

每个新项目都引发了与市政委员会的争斗,委员会成员都是塞德勒斥为“屠夫和杂货商”的人,他们对美学作出了“愚蠢判断”,读不懂复杂的计划。

市政委员会说,玻璃墙不是真正的墙。墙壁是砖砌的或者贴瓷砖的。他们说,他的错层式设计的天花板太低。他们对排水产生了疑问。(他经常把它藏在建筑物内部。)

市政委员会对现代工程提出了质疑。这些工程用钢筋混凝土建造悬臂式阳台和地板,并且使得在陡峭岩石上建造建筑成为可能。

1952年,《悉尼先驱晨报》曾报道过赛德勒在与库灵盖委员会较量时的一次大胜。当时,该委员会反对他使用玻璃,说那是“砌砖的区域”。

高质量住房属于每个人

当堪培拉的年轻科学家约翰·兹瓦尔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请塞德勒设计一座不大的家庭住宅时,他允许塞德勒自由选择一切,包括颜色鲜艳的门。

兹瓦尔说,他的朋友们觉得他不折不扣听从塞德勒的建议是疯了。“什么,你让建筑师决定你的品味?”

塞德勒在美国哈佛大学的老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信奉建筑民主化,做法就是让所有收入人群都能住上明亮、通风、耐用、灵活、实惠和采用最新技术的高质量住房。

许多普通澳大利亚人找到塞德勒,希望得到与传统砖房不一样的东西。塞德勒设计的最小和最便宜的住宅位于悉尼南部的米兰达郊区,面积80平方米,造价2000英镑。塞德勒说,房子是为招牌书写师拉尔夫·海登建造的。此人“视觉敏锐”,“非得要一座现代化的房子”。

赛德勒的合伙人科林·格里菲斯在2008年的一次小组讨论中说,有些客户接受现代主义,但预算有限,地皮很小,海登就是典型代表。

兹瓦尔夫妇有时抱怨说,由于开放式的设计,这座错层式的房子很吵。不过,兹瓦尔的儿子说,他们不愿改变。

在这座房子里长大的小兹瓦尔说,房子很迷人,而且采光很好。他说:“在阳光灿烂的用餐区,还有落地窗,你会有空间感,还能看到堪培拉美丽的蓝天。你醒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外面的桉树和喜鹊。”

关注未来而不是过去

塞德勒的一些早期客户是欧洲移民。像魏因赖希夫妇一样,许多人认为只有身为奥地利犹太难民的塞德勒才会理解他们的愿望。他们要的是一个能把他们带向未来而不是捆绑在过去的家。

魏因赖希夫妇没有改变任何东西。上周,他们坐在桌边,吃着摆放在德国陶瓷餐具里的波兰奶酪蛋糕。阿妮塔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完成了讲述自己如何在大屠杀中幸存的作品《开口时机》。约瑟夫和儿子亨利如今正在这张桌子上撰写约瑟夫的经历。

除了这个烤制的奶酪蛋糕,一切都是由塞德勒选定的,他带着魏因赖希夫人去挑选购买了所有东西。她说,他给的建议包括该买什么花(还没开的剑兰)和挂什么画——前门附近挂了一幅约翰·科伯恩的绘画作品。

她说:“这都是塞德勒认可的。”

塞德勒在谈到自己的建筑时说:“它应该是舒适的,它应该是坚固的,它应该经得起损耗,在里面生活和工作应该是快乐的。”

现年82岁的塞德勒女士说,与当时35岁、颇有争议的塞德勒结婚就像“刚出火锅、又进油锅”。

塞德勒在拘留营的经历让他“理所当然地无视愚蠢法律”。

1940年,塞德勒和2300名年龄在16岁到60岁之间的男子——他们大多是犹太人,差不多都是躲避纳粹的平民难民——从马恩岛的拘留营乘船被送到加拿大的一个类似营地。

现年92岁的席尔德拉比1940年与塞德勒同在一艘船上。他说:“令人惊讶的是,我们是作为德国战俘被接收的。”他对加拿大《环球邮报》的记者说,迎接他们的是端着机关枪的军人,他们起初与嘲笑犹太难民的纳粹战俘关在一起。

在营地,塞德勒参加了非正式的建筑讲座。当被问到离开拘留营后打算做什么时,塞德勒回答说:“我当然要学建筑。”

他在拘留营时画的一座小房子的设计图受到了犯人们的夸奖。唯一的批评是,窗户太小了。

建筑艺术“诗意而美丽”

当新南威尔士州政府1957年表示将把港口旁边的麦克马洪角划为工业区时,塞德勒和其他建筑师同意帮助当地进步协会说服政客们,该地区更适合修建高密度住宅区。

他们共同提出一个概念,包括依山而建的公寓楼群,最高的一座在山顶,交错开来,以免遮挡彼此的视野。

最后,只有蓝岬公寓大楼建了起来——按照早先的设想,那个位置要建一座酒店。

这栋有144套公寓的25层大楼三面环水,非常显眼。大楼于1962年竣工,是悉尼当时最高的公寓楼。

塞德勒认为这座大楼是他的杰作之一。他尤其感到自豪的是“闪闪发光的外墙”,上面错落有致的窗户是从他的老师——艺术家约瑟夫·阿尔贝斯——那里得到的灵感。

即便在今天,与港口正对面在建的皇冠赌场等建筑相比,它相形见绌,但仍有争议。

住在楼里的人喜欢它和它的视野。

他2001年说:“多亏现代技术,我们可以有像意大利面条一样弯曲和扭转的钢铁,把它变成我们想要的任何形状。”

塞德勒认为建筑是一门艺术,他使用的字眼是“凝固的音乐”。他在2001年接受《建筑文摘》采访时说,他想挑战地心引力,创造出“诗意而美丽”的东西。

塞德勒说,现代主义不是一种风格,而是艺术、技术和社会需求的结合,总在变化和调整适应。

塞德勒说:“这是一种信念,在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的眼睛寻求的不是传统建筑的笨重牢固——所有东西都建到一个房间的四面墙上和有限的空间里。”他在2004年接受采访时说:“但是,相反,我们的眼睛寻求透明、明亮、通透。”

10b09

悉尼人谈论最多的罗丝·塞德勒宅邸。(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

10b07

魏因赖希夫妇在自家住宅里。(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

10b05

位于麦克马洪角的蓝岬公寓大楼(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

10b03

哈里·塞德勒(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美媒:方言消亡“带走”宝贵知识

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2021-01-27

美媒:青年诗人成拜登就职典礼上的耀眼之星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2021-01-26

美媒:基因编辑科学家堪称“生命黑客”

美国《纽约人》周刊2021-01-26

拉季·什马科夫:俄潜艇事业的开拓者

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周报2021-01-26

美媒:高端餐厅如何辜负了黑人女厨师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1-01-26

西媒:这些因疫情延迟开放的博物馆亮点纷呈

西班牙《阿贝赛报》网站2021-01-26

葡萄牙总统德索萨很“抠门”却深得民心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2021-01-26

面对五万受访者,如何成为拉里·金?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1-01-26

参考封面秀|2021指南:世界仍需一剂强心针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2021-01-25

世界文苑|当文学成为灵丹妙药

西班牙《公众日报》网站2021-01-25

参考封面秀|拜登站在十字路口

美国新闻周刊202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