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09 16:25: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美国总统拜登及“第一夫人”吉尔首次在白宫接受采访,“第一夫人”吉尔说:“我们有好多事情要做,但前景是光明的,我们对此满怀信心。我们感到,大家对我们推动国家前进抱有希望。”

参考消息网2月9日报道 美国《人物》周刊网站2月3日发表题为《乔和吉尔·拜登首次在白宫接受采访,畅谈婚姻、家庭——以及未来面临的挑战》的文章称,美国总统拜登及“第一夫人”吉尔首次在白宫接受采访,“第一夫人”吉尔说:“我们有好多事情要做,但前景是光明的,我们对此满怀信心。我们感到,大家对我们推动国家前进抱有希望。”全文摘编如下:

只有坐在妻子吉尔·拜登身边时,78岁的乔·拜登才显得松了一口气,暂时把国家危机放在一边。

特朗普1月20日迁出仅数小时后,拜登搬进了白宫。这里已经大变样。但还有些东西跟他们记忆里的一模一样,比如米歇尔·奥巴马的厨房菜园。

被称作“拜登博士”的吉尔在北弗吉尼亚社区学院教英语,但现在通过Zoom软件授课。她是现代历史上第一位有独立事业的总统配偶。

栀子手腕花——“他让我吃了一惊”

尽管今年疫情时期的总统就职典礼有种种不同,但人们几乎忽略了一个极小、微妙和老式的细节:当晚,第一夫人吉尔·拜登戴着总统送的手腕花。

拜登博士说:“他让我吃了一惊。”她说,“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很久很久以前。我想是因为情人节。我喜欢栀子花,所以乔会给我买栀子花做成的手腕花。我戴着它去学校教书!”

1月20日,她戴着手腕花在白宫蓝厅参加了取代传统就职舞会的小型家庭舞会。

总统在谈到手腕花和他结婚43年的妻子时说:“所有特殊场合。重要的是,吉尔也这样做,要让彼此知道,无论时间过去多久……”

说到这里,他把手捂在胸口上,轻轻拍打:“还是有点扑通、扑通、扑通的。不开玩笑。”

但是,拜登总统所说的“了不起的恋情”——他1977年与吉尔结婚,那是他在一次车祸中失去第一任妻子尼莉娅和他们年幼的女儿娜奥米五年之后,当时他是个悲恸的单身父亲,有两个年幼的儿子——并不都是鲜花和心动。

他说:“吉尔在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出现,让我的家庭恢复了正常。”

他们扩大了这个家庭,1981年给了儿子博和亨特一个妹妹——阿什莉,并且经受住了乔·拜登在参议院供职36年和两次竞选总统失败的重压。悲剧在2015年再次降临:博因脑癌去世,终年46岁。

鉴于很多婚姻都因为痛失亲人的压力或者聚光灯下的生活而破裂,但拜登总统和69岁的拜登博士战胜了这种挑战。

第一夫人说:“有句名言说:‘有时候,断裂的地方会长得更结实。’”

更稳固,但不完美。

就职典礼——“有点像做梦似的”

第一夫人吉尔·拜登博士说,乔·拜登总统1月的就职典礼“有点像做梦似的”,但有几个时刻很突出。

总统在1月20日宣誓就职之前,拜登夫妇正式亮相,两名美海军陆战队队员打开了美国国会大厦的大门,让他们步行前往大厦西侧的仪式现场。拜登博士告诉记者,那个时候,她丈夫即将宣誓就任美国第46任总统。

这位69岁的新第一夫人说:“我能感觉到喉咙哽住了。我的两个孙女对我说:‘奶奶,我们看得出来您很激动。’我觉得很滑稽,因为我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呢。”

拜登总统说:“这也许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最重大的一次就职典礼——不是因为我宣誓就职,而是因为国家的状态,有新冠肺炎疫情、失业和种族不平等的各种问题。”

拜登博士说:“我认为,这真的令人振奋,从音乐天才,到诗人,再到乔的讲话和他的心声,给所有美国人带来了希望。”

拜登博士说,他们全家“一起”走进了历史,总统表示赞同。这个家庭包括儿子亨特、女儿阿什莉以及六个孙辈,其中包括亨特的幼子博。

总统说,他难以忘怀的是宣誓那一刻,“注视着首席大法官,放眼望去,吉尔拿着圣经,我们的儿子和女儿站在那里,我可以看到他们身后是我的孙辈——这让我感到非常自豪,我们此时都是历史的一部分”。

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缘故,拜登一家当晚庆祝总统就职典礼的时候简化了传统节目——比如舞会。

拜登博士说,在整个就职日,即便在当时那种形势下,“兴奋之情也显而易见”。

她说:“还是很奇幻。真的,整晚都很奇幻。”

就职日过后,现实开始凸显,他们的新生活开始了。

拜登总统在谈到他们的归来时说,“像做梦似的,但很舒服。(我)和(贝拉克·奥巴马)总统在内阁会议室和椭圆形办公室待过很长时间”,但楼上很新鲜。

经历艰难竞选——“我不会怀恨在心”

当被问到他从前任手中继承的这个国家,以及在唐纳德·特朗普以越来越公开的方式把矛头对准他家人的竞选之后,他如何看待原谅时,乔·拜登总统给出了一个非常拜登式的回答:“我不会怀恨在心。”

拜登总统还说:“我说的是真心话,我不会的。”

拜登说:“我不会寻求报复。我的职责是努力治愈这个国家的创伤,推动我们前进,因为我认为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拥有许多机遇,我真心这样认为。”

在2020年9月的总统竞选辩论中,特朗普指责拜登的儿子亨特因吸毒而被军队开除——拜登很快澄清说这“不属实”,同时强调他儿子后来戒了毒,还驳斥了特朗普的腐败指控。

拜登在2020年9月的辩论中说:“我的儿子……有过吸毒的问题。(亨特)下了工夫。他戒掉了。我为他感到骄傲。”

在那场辩论的其他环节,特朗普打断和质问拜登及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拜登将特朗普斥为“小丑”。

拜登博士说,如果对这位两度遭弹劾的前总统继续抱有敌意,那只不过是“浪费精力”。她把自己和丈夫重返白宫的生活归纳为“很忙”。

她说:“我们有好多事情要做,但前景是光明的,我们对此满怀信心。我们感到,大家对我们推动国家前进抱有希望。”

A 1 1

美国《人物》周刊2月15日(提前准备)一期刊登对拜登夫妇的独家专访。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