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8 19:21:11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美国为重建阿富汗修筑的大型样板工程“1号公路”,在建成17年后成为美国失败的明确标志;美国政府及其北约伙伴以为,这条公路将会缓解商务和军队流动的压力,改善安全状况,让厌战的人们重返工作岗位,从而为正常运转的国家奠定基础;如今这些愿望彻底落空。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 美国《滚石》杂志网站1月22日刊载题为《地狱之路——阿富汗最致命公路之旅》的报道,作者系记者贾森·莫特拉格。文章称,2012年,阿富汗“1号公路”上发生了200多次炸弹袭击和300多起枪击事件,相当于喀布尔-坎大哈路段每英里发生一起事件。这条公路曾被誉为“通向阿富汗未来之路”,现在有了新绰号:“死亡公路”。全文摘编如下:

星期二上午10点多,扎丽法·加法里上班要迟到了。这位阿富汗最年轻的女市长每周6天乘车从喀布尔的家前往瓦尔达克省首府迈丹城,她在那里任职。办公室在首都西南方向距离不过30英里,但是,要抵达那里需要开车走“1号公路”。这项由美国兴建的大型样板工程曾被誉为美国在数十年战争后承诺重建阿富汗的“最明显信号”。建成17年后,这条公路成为美国失败的明确标志,布满了扰乱交通的累累弹坑,而且时常遭到卷土重来的塔利班袭击。加法里说:“每次我离开家,都觉得这次旅程可能是最后一次。这条危险的道路可能会决定我的命运。”

凶险通勤:从喀布尔驶往迈丹城

在喀布尔郊区,我们绕开了最近坍塌的一座桥梁。柏油路面出现破碎,四车道的车流迅速挤向这条双向公路的剩余车道。加法里的防弹SUV突然停下,被拐进来的卡车和焦躁不安的南下车辆夹在了中间:形势不妙。她的司机跳下车,肩上挎着AK-47自动步枪,在拥堵的车辆中清出一条道路,却让市长处在了无人守护的状态。

加法里一边透过汽车的防弹窗户扫视周围环境一边说:“塔利班喜欢藏在这条公路的树丛和房屋里发动袭击。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这里发生。”

在瓦尔达克省,作为政府调动军队和输送物资的重要生命线,1号公路遭到了集中攻击。从喀布尔出发一个多小时后,我们终于抵达迈丹城。在这里,阿富汗军队的悍马军车被路边炸弹炸毁,山坡上到处散落着扭曲的残骸。我们经过一个交通环岛,开进环绕政府大院的12英尺高的混凝土防爆墙,市长终于可以暂时松口气了。

加法里坐进办公室,当这一天的第一枚塔利班火箭弹在不远处炸响时,正在签署文件的她连头都没抬。她每天必须在下午3点前下班,以免天黑后因为堵车被困在公路上。没过多久,又发生了一次爆炸,这次离大院更近。

致命公路1

在喀布尔附近的一个基地遭到强烈火力袭击后,来自阿富汗军队的士兵前往1号公路与塔利班作战。(美国《滚石》杂志网站)

死亡公路:重建计划遭遇破灭

美军在阿富汗的战争如今进入第20个年头,早已从全球媒体的头条新闻中淡出。但是,当历史学家评估美国历史上这场最漫长战争的代价以及它的崩溃过程时,他们势必要讨论道路问题:大约一万英里的公路和辅路在世界另一侧的敌对土地上修建、重铺和翻修,耗费了美国纳税人的巨额资金,而美国国内日益老化的基础设施正逐渐陷入不可救药的境地。

2001年,阿富汗全国只有不到50英里的柏油公路。早在20世纪50年代,苏联人就开始修建一条连接主要城市的长达2000英里的“环路”,但这条路已经因为数十年的战争和疏忽而损毁。美国政府及其北约伙伴认为,新的、改进后的“环路”系统——也就是1号公路——将会缓解商务和军队流动的压力,改善34个省份的安全状况,同时让厌战的人们重返工作岗位,从而为正常运转的国家奠定基础。

这些愿望彻底落空。8月,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沿着1号公路从喀布尔前往迈丹城以及赛义达巴德区的部分地区。该区是瓦尔达克省最大的区,也是喀布尔周边好战分子发动袭击的集结地。在数百英里的路途中——以及在与塔利班、政府军和陷入交火的平民的谈话中,残酷的事实浮现出来:美国领导的国家建设运动的这根支柱不可救药地被折断了。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挑战,人们在恐惧中驾驶,商务受到阻碍,国家军队成为攻击目标。这项建设工程原本意在改善阿富汗人的生活并巩固美国在阿富汗的遗产,结果反倒造成了严重浪费并且错失良机。

近20年前,人们满怀乐观和希望地开始建设这条公路。2002年年底,美国国际开发署聘请新泽西州的工程公司路易斯·伯杰集团来处理这个项目;白宫设定的最后期限是2003年年底,预计成本为3亿美元。第一段公路按时完工,使喀布尔与坎大哈之间的出行时间从至少18小时缩短到了6小时。

2012年,1号公路上发生了200多次炸弹袭击和300多起枪击事件,相当于喀布尔-坎大哈路段每英里发生一起事件。这条公路曾被誉为“通向阿富汗未来之路”,现在有了新绰号:“死亡公路”。

如今,塔利班的威胁处于迈丹城边缘。在政府大院以南不到两英里的地方,“黑岩”警察哨所是该市的第一道防线。“黑岩”的指挥官萨达尔瓦利·斯塔尼克扎伊上尉说:“如果塔利班占领了这个哨所,就意味着他们占领了整个瓦尔达克省。”

随着塔利班不断扩大对偏远地区的控制,由于有必要保护筑路人员免遭1号公路周边频发的袭击,美军和中央情报局官员近年来不得不花费越来越多的资金构建令人厌恶的伙伴关系。军阀、政府官员、宗教人物和其他可疑的权力掮客——在为实现稳定而开展的一系列工作中,必须收买所有人。

很难想象还有回报率更低的投资。2020年10月的一份审计报告显示,美国自2001年以来在阿富汗重建方面的总支出达到近1340亿美元,远远超过二战后重建16个欧洲国家的花费。在阿富汗重建特别监察长审查的630亿美元资金中,约有30%(约190亿美元)是“浪费、欺诈和滥用”。

致命公路2

瓦尔达克省首府迈丹城外的检查站。(美国《滚石》杂志网站)

公路激战:在政府军哨所的夜晚

在斯塔尼克扎伊的哨所防爆墙外,1号公路穿过如今毫无争议属于塔利班控制的穷苦村庄、贫瘠平原和荒凉山区。我们只行进了30英里,就数出19个弹坑。在有些地方,我们不得不在可能会吞噬我们汽车的大坑之间回旋。

我和摄影师安德鲁·奎尔蒂、摄像师马克·奥尔特曼斯身穿传统服装,挤在一辆破烂不堪的红色丰田卡罗拉的后座上;我们的翻译艾哈迈德坐在前面。我们都在寻找不知道会从哪儿冒出来的塔利班检查站,同时在担心公路上散布的未爆炸弹。我们驱车前往位于迈丹城以南约25英里处的阿富汗军队司令部。每隔几英里就会出现的军队哨所掩藏在铁丝网和防弹墙里。有些哨所已经废弃。

一小时后,我们驶入一个迷宫般的大型基地,驻扎在瓦尔达克省的阿富汗陆军第五旅指挥官哈米杜拉·科赫达马尼上校见到我们很惊讶,也有点困惑。我们利用了阿富汗传统的好客礼仪,让他别无选择,只能招待我们过夜。

有报告说敌军在南边的林地活动,塔利班在那里制造路边炸弹,上校下令发动炮击。我告诉他,我见到有村民指责射偏的炮弹炸死了他们的亲人。他怎么能确定没有平民受到伤害?

他说:“不,不——那不是平民区!我们经常在那个地区开火,我亲眼看到了,没有平民受到伤害;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不伤害平民。”

阿富汗仍然是全世界平民死伤最严重的地方之一。迄今为止,已有超过4.3万人在冲突中丧生。据联合国统计,从2014年到2019年,每年的伤亡者超过一万人,2020年前九个月的伤亡者约为6000人。塔利班要为其中大约一半的死亡人数负责,政府军造成的死亡人数将近四分之一。

上校整晚没有出现,沿公路巡逻的承诺始终没有兑现。一位名叫瓦希德·贾恩的瘦高个中士告诉我们,35英里外的区中心遭到袭击,两名军人因地雷爆炸而受重伤。在被击中10小时后,其中一名男子因失血过多死亡,另一名男子仍在等待直升机。与此同时,为提供支援而派出的车队与塔利班激战,被困在公路上。贾恩说:“我们这里其实伤亡惨重,但我们的(司令部)没有告诉媒体。”

这位中士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安排一支阿富汗军队的车队护送我们返回喀布尔。鉴于在他们的陪伴下极有可能被炸,我们决定碰碰运气,自己开车返回。

登吉山谷:深入塔利班大本营

塔利班与阿富汗军队不同,同意在他们的大本营登吉山谷接待我们。安全通行的承诺只不过略微降低了此次出行的紧张程度。我们经过的阿富汗军队车队似乎刚刚结束枪战,车窗玻璃碎了。一名正在操作炮塔炮的军人大汗淋漓,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们经过科赫达马尼的大型基地,向东驶入山谷。残留的旧混凝土防爆墙提醒我们,不久前,美军为把塔利班赶出该地区展开了艰苦战斗。2011年,登吉是美军在这场战争中遭到最致命袭击的地方。当时有两架“奇努克”直升机被击落,造成机上包括17名海军海豹突击队员在内的38人死亡。移交给阿富汗军队几个月后,这个哨所就彻底被放弃了。如今,塔利班全面控制了这里。

我们穿过低矮的土坯房和茂密的苹果园,来到一个名叫盖拉阿米尔的废弃村庄。这里,男人们在山洪暴发后正在铲泥。看不到女人。一名手持对讲机的塔利班陪同人员向我们打招呼,并且说,我们可以随便跟任何人交谈。可想而知,当地人沉默寡言,称赞塔利班保护了他们的妇女和教义,同时指责美军杀害了他们的家人,而且没有带来任何改善。一个名叫塔利布·贾恩的店主说,他儿子因为一次爆炸而瘸了腿。他说:“每天都在打仗。除了修这条路,美国什么都没做,任何事情都没做。”

名叫塔瓦库勒的塔利班指挥官带着一队枪手出现了。他说,他为把美国和阿富汗军队赶出这个山谷战斗了好几年,但看来他的游击队时代已经结束。他说,自从与美国达成和平协议以来,他的部下可以更自由地活动,但前一天有一架无人机在附近山谷发动了袭击。

这位指挥官对不断升级的暴力活动毫无歉意。他宣称政府军是“异教徒”,不接受教义就活该被杀。我反驳说,还有许多平民死亡,塔利班是罪魁祸首。他坚称塔利班“根本”没有杀害平民。我列举了最近的一些例子,他开始辩解。他说:“政府和美国这样做是有意为之,目的是怪罪塔利班。”

离开登吉一个多小时后,当我们靠近喀布尔的城门时,天色一片灰暗。砰。一枚火箭弹从我们左侧的山崖上落入了阿富汗军队的一个哨所:塔利班又发动袭击了。当我们到达主要检查站时,军人们正匆忙赶去帮助他们受困的战友。我们跳下车,希望能搭个顺风车赶往战斗现场。三名军官怒气冲冲地把我们拦下。一名军官对我们的翻译喊道:“(塔利班)正在杀害我们的兄弟,你带外国人来看热闹。你们所有人——马上滚!”我们不情愿地回到车上,继续开往喀布尔,枪战在我们身后逐渐远去。

致命公路3

塔利班控制的登吉山谷里的村庄街头。(美国《滚石》杂志网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

老宅里的阿嬷

台湾《联合报》2021-03-08

绘本,不论多大都可以读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21-03-08

参考封面秀|英国通胀噩梦

英国《旁观者》周刊2021-03-08

参考封面秀|拜登重启医改

美国《新闻周刊》2021-03-08

参考封面秀|福岛教训何在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2021-03-08

参考封面秀|友谊基本法则

英国《新科学家》周刊2021-03-08

国际妇女节的“前世今生”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21-03-08

参考人物|剧作家汤姆·斯托帕德的悲喜人生

美国《纽约人》周刊2021-03-06

参考人物|农禄和她的“快乐大米”

泰国《曼谷邮报》网站2021-03-05

英媒:中国明朝古董现美国旧货摊

英国广播公司网站2021-03-04

为什么火星能俘获人类在电影中的想象力?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2021-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