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9 17:30:10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为了躲避贫穷和自然灾害,卡洛斯兄弟从洪都拉斯启程,向2400公里外的美墨边境进发,其中遭遇了不少挫折。哥哥卡洛斯坚称,此行仍然是值得的。最终,他们会成功抵达美国。

参考消息网3月9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3月1日发表题为《不断增加的赴美移民面临危险》的报道称,为了躲避贫穷和自然灾害,卡洛斯兄弟从洪都拉斯启程,向2400公里外的美墨边境进发,其中遭遇了不少挫折。哥哥卡洛斯坚称,此行仍然是值得的。最终,他们会成功抵达美国。全文摘编如下:

几个星期前,卡洛斯还在地里干活,在灼热的洪都拉斯阳光下种玉米和豆子,那个时候,他突然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

告别贫困家乡

在面临贫穷和最近发生的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加上白宫近来换上了一副友善些的面孔——移民美国的时机已经到来。

“我跟我弟弟说,如果你想走,那咱们就走吧。”19岁的卡洛斯要求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不要透露自己的姓氏。

弟弟维尔弗雷多只有14岁,但很敢闯。他们从洪都拉斯西部农村的家到美国-墨西哥边境最南端至少要走1500英里(约合2400公里)。

他们在两个背包里分别装上了一套衣服和一把牙刷。揣着2000墨西哥比索(约合100美元),他们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妈妈。

“她哭了,”卡洛斯说,“她求我们不要走,因为她会想我们。离开家真的很难过,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会死,也不知道最后会去哪儿。”

从中美洲到美国是出了名的危险之旅。出发后还不到一周——他一边对CNN记者说着话,一边呲牙咧嘴地设法不让血从脑门上流进右眼里——他的担心得到了证实。

避难所球赛

记者最先在墨西哥见到这两兄弟时,他们说危地马拉移民当局拿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钱。不过,当他们和其他几十名移民一起到达边境小镇特诺西克的移民收容所时,他们依然很精神。

维尔弗雷多在场外看着卡洛斯脱下粘乎乎的衬衣,加入了一场“衬衣”对阵“光膀”的足球比赛。卡洛斯的球队赢了,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笑容。“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决定离开家乡移居国外,寻找更好的生活。”他说。

“今年头两个月,难民的数量猛增,”该收容所的负责人加布里埃尔·罗梅罗说,“人们不再因为新冠肺炎而不敢离开自己的国家,因为他们更希望不死于饥饿、暴力或失业。”大多数人要前往美国。在美国南部边境被逮捕的人数也出现激增。

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危地马拉的经济在疫情之前就已在苦苦挣扎,如今更因新冠肺炎而遭受重创。他们说,找工作向来不容易,但从没有比在疫情期间找工作更难的了。

遭遇丛林抢劫

第二天黎明,卡洛斯和维尔弗雷多与收容所的一群人一起出发,他们步伐轻快而乐观,希望在中午的酷热来临之前尽可能多走上几英里。

穿过密密麻麻、与世隔绝的森林,他们极易遭遇犯罪和剥削,就像羊入狼群。无国界医生组织2020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近60%的移民称在经过墨西哥时遭遇过暴力。

“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旅程之一,”移民维权团体“中美洲移民运动”的活动人士鲁本·菲格罗亚说,“移民路上会受到贩毒集团和当地犯罪团伙的侵扰,因此他们成了攻击、勒索、性侵、绑架和谋杀的受害者。”

几个小时后,卡洛斯和维尔弗雷多从路上出现了。很显然,他们遭到了袭击。包括两兄弟在内,这群人中的许多人都在流血。

“我们开始跟队伍前面落下了一点,当我们赶上他们时,我们看到劫匪正拿着枪指着他们。”卡洛斯对CNN说,四名男性和一名女性武装劫匪袭击了他们。

卡洛斯、维尔弗雷多和另一名男子都被他们打了。维尔弗雷多头上有一道严重的伤口。一名前外科医生在看完伤口的照片后对CNN说,他预计需要缝六针以上。

袭击者拿走了这群人为数不多的钱,然后逃之夭夭。

卡洛斯向CNN讲述了这件事之后不久,一辆白色面包车从尘土飞扬的路上开过。它来自墨西哥国家移民局,该机构负责执行移民法。这群人大叫着跑开,分散到了树林里。

更好的日子……

当晚,兄弟俩和这伙人走了12个多小时,离这条路上最常用的移民收容所只有约半英里了。

他们早上休息了一会儿,喝了一个女人给他们的速溶咖啡,她在铁轨旁开了家杂货店。移民们“日夜川流不息”地经过,她对CNN说:“这群人刚来,下午又会有更多的来。我想多给他们点,可我今天自己还没做饭呢。”

兄弟俩坐在她的店前面,筋疲力尽。卡洛斯坚称,此行仍然是值得的。最终,他们会成功抵达美国,他也会找到工作——尽管他对如何做到这一点以及要去哪个州工作还没有实际的计划。

维尔弗雷多就不这么确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值得,”他说,“不过我哥哥去哪里,我都会一直跟着。”

卡洛斯兄弟 1

资料图片:卡洛斯兄弟接受记者采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站)

参考消息网3月9日报道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网站3月1日发表题为《不断增加的赴美移民面临危险》的报道称,为了躲避贫穷和自然灾害,卡洛斯兄弟从洪都拉斯启程,向2400公里外的美墨边境进发,其中遭遇了不少挫折。哥哥卡洛斯坚称,此行仍然是值得的。最终,他们会成功抵达美国。全文摘编如下:

几个星期前,卡洛斯还在地里干活,在灼热的洪都拉斯阳光下种玉米和豆子,那个时候,他突然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了。

告别贫困家乡

在面临贫穷和最近发生的自然灾害的情况下——加上白宫近来换上了一副友善些的面孔——移民美国的时机已经到来。

“我跟我弟弟说,如果你想走,那咱们就走吧。”19岁的卡洛斯要求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不要透露自己的姓氏。

弟弟维尔弗雷多只有14岁,但很敢闯。他们从洪都拉斯西部农村的家到美国-墨西哥边境最南端至少要走1500英里(约合2400公里)。

他们在两个背包里分别装上了一套衣服和一把牙刷。揣着2000墨西哥比索(约合100美元),他们把这个决定告诉了妈妈。

“她哭了,”卡洛斯说,“她求我们不要走,因为她会想我们。离开家真的很难过,因为不知道是不是会死,也不知道最后会去哪儿。”

从中美洲到美国是出了名的危险之旅。出发后还不到一周——他一边对CNN记者说着话,一边呲牙咧嘴地设法不让血从脑门上流进右眼里——他的担心得到了证实。

避难所球赛

记者最先在墨西哥见到这两兄弟时,他们说危地马拉移民当局拿走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钱。不过,当他们和其他几十名移民一起到达边境小镇特诺西克的移民收容所时,他们依然很精神。

维尔弗雷多在场外看着卡洛斯脱下粘乎乎的衬衣,加入了一场“衬衣”对阵“光膀”的足球比赛。卡洛斯的球队赢了,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笑容。“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决定离开家乡移居国外,寻找更好的生活。”他说。

“今年头两个月,难民的数量猛增,”该收容所的负责人加布里埃尔·罗梅罗说,“人们不再因为新冠肺炎而不敢离开自己的国家,因为他们更希望不死于饥饿、暴力或失业。”大多数人要前往美国。在美国南部边境被逮捕的人数也出现激增。

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危地马拉的经济在疫情之前就已在苦苦挣扎,如今更因新冠肺炎而遭受重创。他们说,找工作向来不容易,但从没有比在疫情期间找工作更难的了。

遭遇丛林抢劫

第二天黎明,卡洛斯和维尔弗雷多与收容所的一群人一起出发,他们步伐轻快而乐观,希望在中午的酷热来临之前尽可能多走上几英里。

穿过密密麻麻、与世隔绝的森林,他们极易遭遇犯罪和剥削,就像羊入狼群。无国界医生组织2020年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近60%的移民称在经过墨西哥时遭遇过暴力。

“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旅程之一,”移民维权团体“中美洲移民运动”的活动人士鲁本·菲格罗亚说,“移民路上会受到贩毒集团和当地犯罪团伙的侵扰,因此他们成了攻击、勒索、性侵、绑架和谋杀的受害者。”

几个小时后,卡洛斯和维尔弗雷多从路上出现了。很显然,他们遭到了袭击。包括两兄弟在内,这群人中的许多人都在流血。

“我们开始跟队伍前面落下了一点,当我们赶上他们时,我们看到劫匪正拿着枪指着他们。”卡洛斯对CNN说,四名男性和一名女性武装劫匪袭击了他们。

卡洛斯、维尔弗雷多和另一名男子都被他们打了。维尔弗雷多头上有一道严重的伤口。一名前外科医生在看完伤口的照片后对CNN说,他预计需要缝六针以上。

袭击者拿走了这群人为数不多的钱,然后逃之夭夭。

卡洛斯向CNN讲述了这件事之后不久,一辆白色面包车从尘土飞扬的路上开过。它来自墨西哥国家移民局,该机构负责执行移民法。这群人大叫着跑开,分散到了树林里。

更好的日子……

当晚,兄弟俩和这伙人走了12个多小时,离这条路上最常用的移民收容所只有约半英里了。

他们早上休息了一会儿,喝了一个女人给他们的速溶咖啡,她在铁轨旁开了家杂货店。移民们“日夜川流不息”地经过,她对CNN说:“这群人刚来,下午又会有更多的来。我想多给他们点,可我今天自己还没做饭呢。”

兄弟俩坐在她的店前面,筋疲力尽。卡洛斯坚称,此行仍然是值得的。最终,他们会成功抵达美国,他也会找到工作——尽管他对如何做到这一点以及要去哪个州工作还没有实际的计划。

维尔弗雷多就不这么确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值得,”他说,“不过我哥哥去哪里,我都会一直跟着。”

卡洛斯兄弟 1

资料图片:卡洛斯兄弟接受记者采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站)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