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5 19:02:45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一个法国人在面对逼问时可能会承认,其他国家也能出产勉强入口的葡萄酒和奶酪。但是面包?他们会说,没有一个国家能接近法国的水准。

参考消息网3月15日报道 (文/安东尼·佩里格林)

上帝啊,法国人是多么热爱谈论面包呀。生活在他们中间,有时我发誓,如果我再听到关于这个话题的一个字,我会立刻发狂。法国人对面包比对葡萄酒和奶酪更痴迷。一个法国人在面对逼问时可能会承认,其他国家也能出产勉强入口的葡萄酒和奶酪。但是面包?他们会说,没有一个国家能接近法国的水准。

当然,法国人总在吃面包。这取决于你相信谁的数字,这个国家每天吃掉3000万到3200万条面包。这相当于每个法国人每天吃掉半根法棍。这个数字低于1970年的每天一根法棍和1900年的每天三根法棍。但这仍然是个庞大的数量。而且,我敢肯定,没有哪个国家会如此大谈面包,或者认为其是国家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你想勾勒出法国人的形象,只需要再加上自行车、贝雷帽和洋葱。

眼下,法国人对面包的狂热更加强烈。旨在将法棍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运动将于下月达到巅峰。

不过,法棍并不像人们有时认为的那样传统。这种长条面包的确切起源存在争议。但没有人会说它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肯定比那久远。就面包的历史而言,那就像是昨天。自从纳图夫人(我也是最近才听说他们;他们生活在今天的巴勒斯坦)在公元前12000年前后制作面包以来,我们一直在吃这种食物。数千年后的苏美尔人很擅长做扁平面包。

埃及人、希腊人和罗马人加入酵母,令面包能够发酵。到了中世纪,面包在法国既充当食物,也用作餐具。用餐者用一块不新鲜的面包充当餐盘,饭毕,会把它们送给贫苦人或狗。

面包自然而然地成为家庭、社会和政治生活的中心。1774年至1775年的粮食歉收造成的物资短缺和物价飞涨是导致四年后法国大革命的关键因素。事实上,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在1792年的最初任务之一就是管控面包价格。管控一直持续到1986年。

从19世纪开始,关于法棍面包具体起源的说法不胜枚举。以前,法式面包都是圆的,多由面粉混合粗麦和黑麦制成。有一个故事说,长条法棍是拿破仑军队设计的,更便于携带。还有个故事声称,法棍是为修建巴黎地铁的工人设计的,可以直接用手掰开。

第三种理论凸显了新兴的城市阶层对每日新鲜出炉的面包的需求——以前,通常每周才烤一次面包,在农村地区,间隔的时间甚至更久。随着蒸汽炉从奥地利传来,压缩酵母被采用,以及生产出更多精制面粉,新兴城市阶层对新鲜面包的需求得到满足。将面粉塑成长条而非圆形,意味着揉面和烘烤的速度都更快,从而大大节省了时间和金钱。这样制成的更白的面包,自然是只有有钱人才能享用的。

这种情况持续到1945年左右。正如鲁昂的面包师傅克里斯托夫·克雷桑对我所言:“战争结束后,法国人民受够了黑面包。他们都想要精制面粉烘烤而成的白色的松软面包。对他们来说,这意味着苦难的终结。”依克雷桑所说,这也带来了口味的终结。

一根法棍面包应该1.5~2.4英寸宽,1.2~2英寸高,约26英寸长(1英寸约合2.5厘米——本网注),重9盎司左右(1盎司约合28克——本网注)。外壳应该是脆的,内部松软,呈蜂窝状。一根“传统”的法棍,成分必须仅限于小麦粉、水、酵母和少许盐。除此以外无他。尽管售价只有几十欧分,但绝对值得一尝。(张琳译自3月1日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原题为《法棍面包的奇妙起源,以及法国人为何如此迷恋它》)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