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5 19:05:27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几年之后,大概不会有人记得这里曾有过一间理发店吧,曾有一个小孩在这里度过许多个不安的下午。

参考消息网3月15日报道 (文/陈冠豪)

从小,我就觉得剪头发真是一件折磨人的事。

对一个精力旺盛的小孩子来说,坐在理发椅上半小时动也不动,还得将剪发巾勒在脖子上,并忍受不断掉落在脸上的头发……每一分钟都是煎熬。

在理发师一刀一刀落下时,我只能想着最近开心的事,像是迪士尼频道的卡通片、《哆啦A梦》漫画,还有下午面包店刚出炉、撒满糖粒的甜甜圈。

终于,理发师拿起小刀准备修整鬓角和后颈的杂毛,为此次理发画下完美句点,我也好不容易可以松一口气,逃离这个压迫的情境与空间。

以前母亲常带我去的,是一间位于台南铁路围篱边的理发店。听到母亲预告要出门剪头发的那一刻,心情便一下子跌到谷底,盯着时钟希望指针能走慢一些。拖拖拉拉直到坐上摩托车,心中仍祈祷着理发店今日公休,但理发店从未实现我微小的愿望。

长大后,一个月剪一次头发的习惯保留了下来,但对剪发的反感并没有随着年龄而消退,每次都拖到最后一刻。曾想过干脆几个月再剪一次,偏偏那深植的身体记忆,只要超过一个月,便觉得头上三千烦恼丝开始恣意乱翘,头皮也发痒起来。因此,每到了月初,还是乖乖上理发店报到。

我某次因为想根除鼻子长年流鼻水的毛病,赴医院开刀。躺在病床上被护理师推往手术室的途中,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一盏一盏后退,我竟想起剪头发的经历,想起那民宅中窄仄的理发店,以及坐在一旁等待着的母亲。一种相似的不安涌现,那种面对命运只能束手就擒的无力感。我闭上眼睛,努力地想着快乐的回忆,好像那能稀释掉些许不安,就像以前一样。

后来,手术顺利结束,身体也康复了,我仍继续每个月上理发店剪头发。

如今,铁路两旁因地下化而成了巨大的工地,紧邻铁路的理发店也已拆除。几年之后,大概不会有人记得这里曾有过一间理发店吧,曾有一个小孩在这里度过许多个不安的下午。所幸如今他也长大了,虽然还是无法喜欢剪头发,不过已经学会面对人生中许多其他不同的难题。(选自3月3日台湾《联合报》,原题为《剪头发》)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