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6 20:51:26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说起布兰妮,其他那些女子还好吗?莫妮卡·莱温斯基、帕丽斯·希尔顿、林赛·罗韩、惠特妮·休斯顿……现在是一个重新评价的时代。

参考消息网3月16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8日刊发题为《谈谈布兰妮……其他女性又怎么样了呢?》的文章,作者系杰茜卡·贝内特,文章认为应重新审视一些被报道批评过的年轻女孩,文章称,经历过八卦小报时代的一些娱乐记者正在通过一种批评视角回顾他们的报道,有些人在表达遗憾,甚至发布了道歉。全文摘编如下:

2007年,布兰妮·斯皮尔斯、林赛·罗韩和帕丽斯·希尔顿显然在家长中助推了一场关于孩子和“价值观”的争论,《新闻周刊》由此刊登了一篇题为《狂野女孩效应》的封面报道。

文章描绘的是有关这些女性的人尽皆知的形象和故事——她们的寻欢作乐、康复治疗、她们穿什么或不穿什么——以及她们如何影响年轻粉丝。

文章称,根据一项民调,77%的美国人认为这些女性“对女孩的影响太大”——但这些女性不就是些年轻女人吗?然后一路都是男性视角,包括塑造她们的娱乐高管、拍摄她们的狗仔队以及把她们放上杂志封面的编辑。

十多年后,我们再次谈论这些女性——这次是透过现代视角。多年来,粉丝为让布兰妮摆脱其父的监管而战,现在又有了一部关于这个问题的颇受欢迎的新纪录片,布兰妮·斯皮尔斯的兴衰起落(以及再度升起?)正受到新的审视。

同时,还有一连串上世纪90年代的女明星也在——或许应该——受到重新审视。罗韩现在已经脱离聚光灯,住在迪拜,她说,在那里,她第一次觉得她的人生平安无虞。希尔顿在2020年的一部纪录片中详细讲述了她在十几岁时遭受过的情感和身体虐待。在2004年超级碗“露乳事件”后,珍妮·杰克逊被列入黑名单,而当时撕下珍妮胸罩的男子贾斯汀·汀布莱克却声名日盛。

歌手、主演情景喜剧《莫莎》的明星布兰迪·诺伍德曾说,她在婚姻方面弄虚作假是因为她担心未婚妈妈的身份会威胁到她的事业。安娜·妮科尔·史密斯,一个麻烦重重的女演员和模特,在她活着的时候被称为“白色垃圾”,在她去世的讣告中则被说成“过分性感”。还有惠特妮·休斯顿,她的婚姻问题和她同毒瘾的斗争在21世纪初的布拉沃真人秀节目中向全世界播出。

《气氛》杂志前总编、播客《黑人女孩歌集》的主持人丹尼尔·史密斯说:“我曾在电视上看到布兰妮,当她剃掉头发时,我记得当时在想:‘为什么每个人表现得好像她没问题一样?人们怎么会觉得这很好笑?这怎么会是一种娱乐?’”

她说:“我对惠特妮也有同感。人们看到她精神崩溃时那么幸灾乐祸,这令人震惊。”

一些女性本人已经重新讲述她们的故事。杰茜卡·辛普森在2020年出版了一本回忆录,讲述她在聚光灯下那个时期的故事,包括她与酗酒的斗争。克里斯蒂娜·阿吉莱拉2018年在《时尚》月刊的一篇报道中描述了被拿来与布兰妮作对比的感受——“布兰妮是好女孩,而我是坏女孩”。

莫妮卡·莱温斯基也许是这个时代第一个重述自己故事的女性。作为21岁的实习生,她因与克林顿的恋情而在媒体上受到严厉批评。此后,她在社会心理学领域获得了一个硕士学位。2014年,她小心翼翼地再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发表了一篇文章和TED演讲,讨论被公之于众的耻辱。现在,她正在制作一部关于这个主题的纪录片,并探讨这种耻辱是如何渗透到社会中去的。

莱温斯基在电话中说:“我们往往会忘记集体经历。我们把这种尖刻的批评和对女性的嫌忌指向一名女性,但它实际上对所有女性都会产生影响。无论我们是不是批评的对象,我们都会遭到附带损害。”

如今,这种观点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可。虐待和歧视现在通常被视为系统性问题,那些忍受虐待和歧视的人则被给予更多信赖和同情。当代艺术家会坦率地谈论心理健康。他们寻求帮助的做法往往得到赞赏,而不是嘲笑。社交媒体则已经让明星收回了一些控制权。

现在,经历过八卦小报时代的一些娱乐记者正在通过一种批评视角回顾他们的报道。有些人在表达遗憾,甚至发布了道歉。

Lohan

林赛·罗韩

Whitney Houston

惠特妮·休斯顿

Britney Spears

布兰妮·斯皮尔斯

Lewinsky

莫妮卡·莱温斯基

Paris Hilton

帕丽斯·希尔顿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