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0 16:44:1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张威威
核心提示:拜登总统之子亨特出版回忆录,讲述家庭经历、悲伤往事和瘾君子的痛苦叫喊。

参考消息网4月20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4月8日刊载题为《亨特·拜登回忆录直面争议》的文章,作者系伊丽莎白·埃甘,文章介绍了现任美国总统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新出版的回忆录里的一些主要内容,全文摘编如下:

“我是帮助带大了三个漂亮女儿的父亲,现年51岁。”拜登总统的小儿子亨特·拜登在新出版的回忆录《美好事物》的序言中写道。亨特还有一个一岁的儿子。“我在华盛顿的大街上买过强效可卡因,还在洛杉矶旅馆里自制过毒品。我曾嗜酒如命,甚至等不及从卖酒的商店走回只有一个街区距离的公寓,就要打开瓶盖喝上一口。仅在过去五年里,我长达20年的婚姻破裂了,曾被人用枪指着脸,还曾远离有水电、电话的现代社会,住在95号州际公路边每晚59美元(1美元约合6.5元人民币——本网注)的速8汽车旅馆里,让我的家人比我自己更担惊受怕。”

这本回忆录既讲述了家庭经历,又有悲伤往事和瘾君子的痛苦叫喊。

幼年丧母

亨特记得那次导致母亲和妹妹死亡的车祸。

那是1972年12月18日。乔·拜登刚当选参议员。尼莉娅·亨特·拜登开车带着三岁的亨特、快四岁的博,和13个月大的娜奥米,去离家不远的地方选购圣诞树。

“突然,我看到妈妈的头转向右边,”他写道,“我不记得她侧面的样子:她的眼神,她嘴上的表情。她的头只是在摆来摆去。”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的车被一辆拉玉米棒的载重拖车从侧面撞上。

亨特在医院病床上醒来,博躺在旁边病床上,“他不出声地一遍又一遍对我说:‘我爱你。’”

破镜难圆

他与哥哥博的遗孀哈莉·拜登“因共同经历的痛苦建立起一种独特关系”,随着亨特·拜登自己婚姻的破裂,这种关系发展成全面的同居。

他努力在侄女、侄子和嫂子身边起到稳定作用,但他承认,一切都未能如愿。

“我们的关系是以双方拼命想抓住我们两人都已失去了的爱开始的,而关系的破裂只是加深了这个悲剧,”他写道,“这让显然的事情变得清晰:失去的东西永远不再来。破镜难圆。”

酒瘾反复

在父亲担任副总统期间,亨特曾在华盛顿的一间公寓里狂饮伏特加度过了一个月。

亨特喝第一杯香槟酒时只有八岁。在他20多岁的时候,他开始在下班后大量饮酒。他去了戒酒所,但七年后酒瘾复发——那是在他父亲加入奥巴马竞选团队后不久,这等于让儿子收入丰厚的游说职业告终。亨特再次回到戒酒所,但酒瘾在2016年博去世后再次复发。

这种反反复复一直继续,体重掉了20磅。亨特用厨刀把瓶口上控制伏特加酒流量的塑料嘴拆掉,以便能喝得更快。他写道:“我学会了一种扭曲自己身体的方式,让酒瓶变得不那么重,让它更容易控制。”

他父亲当时是副总统。父亲来到他家,对他说:“我知道你出了问题,亨特。你需要帮助。”亨特·拜登回忆道:“他从未让我忘记事情还有救。他从未抛弃我,从未回避过我,从未对我评头论足,不管事情变得多么糟糕——相信我,那以后的事情是越来越糟。”

毒品深渊

亨特从一个无家可归的吸毒成瘾者那里买了强效可卡因,那个瘾君子后来搬来和他一起住。

“那是一种共生关系,”亨特写道,“是两个蠢货瘾君子演的一出荒唐独幕剧。”

亨特直白地描述了自己从吸食到制作强效可卡因的过程,他与令人厌恶的药贩子、有顺手牵羊毛病的攀附者之间的恶劣关系,以及他在面对药检时不惜冒险使用的招数。

乔·拜登在一次家庭干预后,在停车道上追儿子。亨特说:“他抓住了我,把我的身子转过来,拥抱了我。他在黑暗中紧紧地抱着我,哭了很久。”

亨特并没有为自己的毒瘾找借口,但他描述了“在人群中感到孤独”的感觉。

对于那场导致母亲和妹妹死亡的车祸,亨特写道:“我想澄清一点:我不认为那个悲惨时刻一定会导致成瘾的行为。那样说是找借口。”

成功戒毒

他把成功戒毒归功于妻子梅莉萨·科恩。到2019年3月,亨特·拜登“已断绝了与政治世界的关系”。他写道:“我是个有可卡因毒瘾的人,仅此而已”。

他曾被要求从他居住的一家洛杉矶旅馆搬走,但在搬走之前,他在游泳池结识的一些人中有人给了他一个名叫梅莉萨·科恩的南非电影制片人的电话号码。

第一次见面吃晚饭才吃了一小时,他们就向对方表达了爱意。再过一小时,亨特告诉梅莉萨自己是个瘾君子。梅莉萨说:“你不再是了。你的那段生活已经结束。”

8b03

拜登总统之子亨特·拜登(资料图片)

06

《美好事物》一书封面(美联社)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