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0 16:36:58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汤立斌
核心提示:大坂直美写道:“作为运动员心理健康的代言人或者象征,我感到很不自在,因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还很陌生,我没有所有的答案。我确实希望大家能说出来,而且明白状态不好也没关系,讲出来也没关系。有人可以帮忙,任何隧道的尽头通常都有光亮。”

参考消息网7月20日报道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7月19日发表网球选手大坂直美写的一篇题为《大坂直美:“状态不好也没关系”》的文章,全文摘编如下:

人生是一段旅途。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的旅途走上了一条意想不到的道路,但这条道路教会我许多东西并且帮助我成长。我吸取了几个重要教训。

第一个教训:你绝对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世界现在处于我短短23年的生命里最分裂的状态。有些表面看来如此显而易见的事情——比如在大流行中戴口罩或者下跪表示支持反种族主义——都是激烈争论的话题。我的意思是说,太让人吃惊了。所以,当我说我需要缺席法网新闻发布会,关注自己的心理状态时,我本该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

第二个教训也许更让人有收获。在我看来很明显,所有人要么受到与心理健康相关问题的困扰,要么认识某个受到困扰的人。我从如此庞大的人群中收到的留言数量证实了这一点。我想我们差不多可以普遍认同,我们所有人都是凡人,都受感情和情感支配。

或许我的行为之所以让有些人感到困惑,是因为有两个略微不同的问题在起作用。在我看来,它们是重叠的,所以我当初才把它们放在一起谈,但为了讨论,咱们还是分开说吧。

首先是媒体。关键根本不是媒体,而是新闻发布会的总体安排。我要对站在后面的人再说一遍:我喜欢媒体,但我并不喜欢所有的新闻发布会。

我始终与媒体保持着特别好的关系,还接受过多次深入的一对一采访。我总是尽可能真心实意地回答问题。我从没接受过媒体培训,所以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在我看来,运动员对媒体的依赖和尊重是相互的。

然而,我认为(我想说的是,只是我认为,不是所有参加巡回赛的网球选手认为),新闻发布会的形式本身已经过时,迫切需要更新。我相信我们能改进,让双方都感到更有意思和更愉快:少一点主体对客体;多一点同伴对同伴。

回过头来看,我觉得大多数网球记者并不认同。对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传统的新闻发布会是神圣和不能质疑的。他们的主要担忧之一是,我可能创下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但据我所知,网球界在那之后没有人缺席过新闻发布会。

我说过,我缺席法网的新闻发布会是为了自我照护和保持心理健康。我坚持这种说法。运动员是人。网球是我们的特权职业,当然,在球场以外同时也要承担义务。但我无法想象还有哪种职业的连续出勤记录(我在七年的巡回赛中只缺席了一次新闻发布会)会受到如此严格的审查。或许我们应该赋予运动员权利,让他们很偶然地摆脱媒体审查,放松一下精神,而不会受到严厉制裁。

就我而言,我背负着披露自己症状的巨大压力——坦率地说,因为媒体和巡回赛主办方都不相信我。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样的遭遇,也希望我们能够采取措施保护运动员,特别是脆弱的运动员。我也不想再次被迫参与对我个人病史的审查。因此,我要求媒体在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给予我一定程度的隐私权和同理心。

我们所有人都可能面临在幕后处理问题的时刻。生而为人,我们所有人都在某种程度上经历着一点事情。我对网球组织有很多建议,但我的头号建议是允许每年有少量“病假”,你可以在不披露个人原因的情况下免于履行对媒体的义务。我相信,这将使体育界与社会的其他部分形成一致。

最后,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要列举的人太多,但我想首先感谢我的家人和朋友,他们太好了。没有什么比这些关系更重要。我还要感谢支持我、鼓励我、说过暖心话语的公众人物。

在过去几周恢复状态并且和至爱之人共度时光之后,我有时间反思过去,也有时间展望未来。

信不信由你,我天生性格内向,不喜欢吸引别人关注。我总是努力促使自己大声讲出我认为正确的东西,但这往往会带来严重焦虑。作为运动员心理健康的代言人或者象征,我感到很不自在,因为这个问题对我来说还很陌生,我没有所有的答案。我确实希望大家能说出来,而且明白状态不好也没关系,讲出来也没关系。有人可以帮忙,任何隧道的尽头通常都有光亮。

迈克尔·菲尔普斯(美国男子游泳选手——本网注)告诉我,说出来就可能挽救了一条生命。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一切都值得。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