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08 11:30:32 来源: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黄晋一
核心提示:文章称,令新冠疫苗得以迅速问世的研究并非始于2020年初。研究人员对相关的冠状病毒的关注由来已久(这类病毒曾导致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其中一些人早已在进行冠状病毒疫苗研发,这些努力如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参考消息网1月8日报道 英国《自然》周刊网站1月7日一期发表了题为《新冠疫苗研发的闪电速度——以及它对其他疫苗的意义》的文章,作者为菲利普·鲍尔,文章称,令新冠疫苗得以迅速问世的研究并非始于2020年初。研究人员对相关的冠状病毒的关注由来已久(这类病毒曾导致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其中一些人早已在进行冠状病毒疫苗研发,这些努力如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全文摘编如下:

回想2020年初,当科学家们开始寻找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时,没人敢夸口能很快成功。毕竟之前研发进度最快的疫苗,从病毒采样到获批上市也要用4年之久——那是20世纪60年代的腮腺炎疫苗。

然而到2020年12月初,已经有好几种疫苗宣布大规模临床测试的好成绩,还有多种疫苗前景可期。正如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生物统计学家娜塔莉·迪恩所说,这种进度“挑战了我们对疫苗研发进程的整个认知”。

长期科研的铺垫

令新冠疫苗得以迅速问世的研究并非始于2020年初。研究人员对相关的冠状病毒的关注由来已久(这类病毒曾导致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其中一些人早已在进行冠状病毒疫苗研发,这些努力如今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例如,最早一批问世的两种疫苗——辉瑞和莫德纳疫苗——都是采用的mRNA(信使核糖核酸)来解码刺突蛋白,后者是新冠病毒赖以侵入人体细胞的工具。而RNA(核糖核酸)疫苗的进展得益于10到15年的高强度研究。这种技术正好在合适的时间成熟了;如果新冠疫情早5年出现,RNA疫苗技术还没有一战之力。

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则没有使用mRNA技术,而是借助病毒载体携带额外的新冠刺突蛋白的基因物质。这同样得益于此前在病毒载体选择方面的多年研究。

SARS-CoV-2的弱点

此外,疫苗研发者这次所面对的敌人是SARS-CoV-2新冠病毒,这在很多方面也可说是幸运的。该病毒没有很多突变,也没有非常有效的打败人体免疫系统的策略,不像艾滋病毒那么棘手,甚至可能不如流感病毒。流感病毒的突变速度之快要求每个流感季都要推出不同的疫苗配方。

超级充足的资金

疫苗研发过程中最慢的部分不是寻找有效的候选疗法,而是测试它们。这常常需要数年之久。人体临床测试要求进行三期,每一期测试者数量都会增加,成本也相应上升。

意大利疫苗研究专家里诺·拉波利说,这次疫苗企业得到了来自各国政府和私人慈善家的大笔资金,“它们可以同时进行先期测试和一期/二期/三期临床测试,甚至同步进行生产”。

这次资金能到位是因为所有国家,包括富国,都面临着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灾难。拉波利说:“除非砸钱,否则没有加速(研发和生产)的办法。”政府会资助研发也是促使大医药公司积极进行疫苗开发的原因。

在临床试验的最后阶段,新冠感染者遍布世界也是有利因素。如果病毒本身传播不够广,就很难有足够数量的感染者开展有效临床测试。

对其他疫苗的帮助

这场新冠疫情应该会带来疫苗研发工作的永久改变。首先,它可能令mRNA疫苗从此成为针对其他传染病的迅速治疗方法。RNA疫苗能够显著简化生产过程,减少所需投资。

此外,新冠疫苗的大型临床测试应该能提供有用数据,增强医学界对免疫反应的认识。“我们过去一年对人类疫苗反应的了解可能比过去几十年还要多。人体疫苗接种可能实现飞跃。”美国贝勒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彼得·霍特兹说。

凡注明“来源:参考消息网”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