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
首页 图片频道 中国图片 组图
首页

女孩6岁为救妈妈失去双腿 现笑对人生

2015年9月15日,贵州思南,专访18岁“无腿女孩”徐才芬。徐才芬,微笑面对人生。

2015-09-20 11:25 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李昊天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查看原图

2015年9月20日消息,贵州思南。

一定得对自己有信心……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是一个人的基本道德。

这是18岁女孩徐才芬在笔记本上写下的座右铭,她说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我跟正常的人一样!”12年前,6岁的徐才芬在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中推开了妈妈,而自己的双腿被卡车压断。12年来,她以手代脚,奔跑在大山里,奔跑在上学路,追逐着美丽,拼命活出精彩人生。

卡车冲来她推开了妈妈

徐才芬是思南县宽坪乡香家湾村人,今年18岁,是宽坪中学八年级学生。她原本是个平平常常的山里娃,她的人生因为6岁时的一场车祸而改变。

12年前发生在德江县合兴镇乡场上的那一场车祸,合兴人回忆起来仍然历历在目。下午,日头正烈。一辆大货车从乡场路过,不停鸣着喇叭,提醒人们让道,人们纷纷往两边散开,货车缓慢从人群中间的夹缝滑过。货车临近时,徐才芬的妈妈仍站在路中,而货车司机也似乎没有看到,货车迎面而来。这时,6岁的徐才芬发现了危险,推着妈妈往街边走,妈妈躲了过去,而她自己则被卷入轮下。

“我记得身边围了很多的人,都在看着我。”徐才芬向记者回忆当时的情形,这是她至今能够回忆起来的车祸那天的唯一事情。后来,人们告诉她,货车从她的双腿轧过,血肉拖了一路,骨头也碎了。

货车司机和赶场的人们把浑身是血、昏死过去的徐才芬送到德江县医院,抢救了一夜,总算把她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但是双腿都没了。徐才芬醒来已经是第二天,腿痛得钻心,她拼命地哭,爸爸在床边拉着她的手也咧着嘴痛哭。徐才芬在医院治疗了两个多月,肇事司机把车卖了为她疗伤,最后也负担不起了,爸爸把她接回家里休养。

徐洪贵抱着女儿回到家中,妈妈傻傻地看着她笑。妈妈的意识里根本不知道女儿从此便失去了双腿,再也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奔跑嬉笑。

“其实我真的不怪她,也不恨她,”徐才芬说,“因为她是我的妈妈!”

求学路上的无腿女孩

徐才芬遭遇车祸的时候,刚刚上小学一年级,才到学校报名几天。之后,她就在家养伤。“脚没有了,走不了路,看到别人背着书包跑出寨子去读书,就特别羡慕。”徐才芬说,她天天都坐在屋外,用心听寨子外传来的读书声。香家湾小学位于寨子后面的半山上,教室里的读书声回荡在山谷中。

一年后,徐才芬开始学着用手走路。爸爸下地去了,妈妈不会做饭,经常把饭煮成夹生的。徐才芬学会了做饭、打扫卫生、劈柴、缝补衣服。家里没有水了,她还爬到几百米外的水井中打水,然后用水壶一壶一壶地往家里背,几个来回下来,往往是全身湿透。

后来,徐才芬说想要上学,爸爸徐洪贵却犹豫了,即担心她的身体无法适应,也担心老师、同学嫌弃她,让她受委屈。这时,香家湾小学的老师主动来到了徐家,做徐洪贵的思想工作,说学校已经实行义务教育,书学费不用交了,如果上学期间有别的杂费,学校全部免除,一分钱不收。

10岁那年,徐才芬重新走进学校,开始了她的艰辛求学路。

香家湾地处一座大山的半腰,山下是一个水库,一条乡村公路从寨子里穿过。徐家位于公路下面一百多米处,学校位于公路上方一百多米处。

徐才芬家到学校的路在寨子里绕了几个弯,足有三四百米,是上坡路。徐才芬开始每天在这条路上爬行。

“手磨烂了,裤子也磨烂了,叫她不要去读书了她还是要去。”徐洪贵说。他找来一个废弃的汽车轮胎,割下一段,让女儿坐进去,用绳子捆在腰上;又买来一双小孩穿的解放鞋,让她用手“穿”上鞋子。“这样能让她少遭一点罪!”

老师同学关心她

小学时光很快过去,徐才芬该读初中了。村里没有中学,要读初中必须到8公里外的宽坪乡中学。2014年9月,香家湾村的孩子相继到宽坪中学报到,小伙伴们都以为徐才芬不会再上学了,毕竟她行动不便,8公里山路正常的孩子走起来都很吃力。可是,开学那天,徐才芬竟然出现在中学门口,她是用双手一步一步“走”来的,足足花了4个小时。

宽坪中学老师们的心被徐才芬打动了,收下这个特别的学生。“我们减免了她的所有费用。”宽坪中学办公室主任安华山说。在安排学生宿舍的时候,徐才芬所在的班级排到了3楼,老师为了照顾行动不便的她,特地调整她到一楼。没想到这一好心之举却让徐才芬生了气,她找到老师,说:“老师这是歧视我,我能够上下楼梯,为什么不让我跟班里的同学住一起……”

同学们都很照顾徐才芬,来自同一个寨子的何芬与她从小学开始就一个班读书,两人情同姐妹。到了宽坪中学后,何芬与同学冉茂针主动要求住到徐才芬的上铺,经常帮助徐才芬。“每天打洗脸水、整理床铺都是她们帮我,上课的时候也是她们帮我抱书,在食堂里还帮我打饭。”徐才芬说,最主要的,还是何芬二人愿意跟她坐在一起,愿意跟她聊天说话。

“她是个阳光、乐天的学生!可是她也很在乎别人对她的看法,如果觉得你是在可怜她,她就会生气。”班主任老师陈露霞今年才23岁,刚从贵州师范大学毕业,对班上这个只比自己小5岁的学生格外关注。“在她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不认命、不服输的精神!”

宽坪中学是一所寄宿制农村学校,学生来自附近大山里的各个村寨,他们每周要回家一次。徐才芬回家的路有8公里,虽然通了公路,也有过路的客车跑,但是徐才芬为了给家里省钱,每次都坚持自己走路回家,别人1个多小时就走到了,她却要花费三四个小时。每次回到家或是从家来到学校,都是一身泥水、灰尘。学校老师看着伤心,便去找乡场上的定线客车商量,希望驾驶员们在半路上看到徐才芬就把她带上,车费由学校给。驾驶员们爽快地应承下来,说是对她全免费,不用学校掏钱。

即便如此,徐才芬在很多时候仍然得自己走路回家,因为她每个周末都是在周五下午放学后回家,那时候已经没有客车;而周日返校时也是在下午,所以经常遇不上过路的客车。

学校老师们为此专门商量,决定由有私家车的老师轮流接送徐才芬。这却让徐才芬在同学们面前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享受了太多,不愿意麻烦老师,在开始的时候经常让接送她的老师找不到,提前就离开了学校,老师则开着车一路去追她。

微笑的女孩

9月15日,思南县宽坪中学八年级3班教室里,徐才芬刚刚下课。记者的突然到来,让她颇为惊诧,笑着问:“为什么采访的是我?”

“她就是一个爱笑的女孩,什么时候见到她都是微笑着的。”宽坪中学办公室主任安华山说,徐才芬身上的乐观精神令人敬佩,“其实很多时候是她感染着身边的老师和同学。”

徐才芬也有苦恼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她不能上体育课,这让要强的她很伤心。但是,她还是坚持每次都下楼,坐在操场边的树荫下,看着同学们在操场上做着各种运动。“什么时候我才能跟同学们一样在操场上奔跑?”徐才芬说。

下午放学后,徐才芬带着记者去了一趟她的家,她说爸爸妈妈是她最爱的人。香家湾位于一个新建的水库库区,因为年轻人几乎全出去打工了,寨子显得有些破落。在公路边,一栋水泥砖楼房正在修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独自搬运着水泥砖。徐才芬在几十米外就大声喊起来:“爸爸,你还在搬啊?砖那么重!”老人放下水泥砖,叉着腰,乐呵呵的答了一声:“哦……”

爸爸徐洪贵今年才53岁,却因常年的操劳,已是满头白发。“我们一家人就靠爸爸养活,他太辛苦了!”徐才芬说。

徐家因为妻子患有癫痫病、女儿双腿残疾,家庭经济极其贫困,房屋破烂,多年前就已被当地政府纳入低保对象。今年,乡里还为徐家申请到危房改造项目,由国家出钱在路边为他家修建一栋两层小砖房,要彻底改变他家的生存状况。

“政府请的施工队包工包料,不要我出一分钱一分力,可是我哪里能站在一边看着人家给我修房子?每天做完地里的活路就来工地上帮忙。”徐洪贵说。

妈妈在老木屋的楼上剥包谷,听到女儿在屋后的小路上说话,就大声喊起了女儿的小名。一进屋,徐才芬就从一个简易的梯子爬上楼去请妈妈下来。

徐洪贵告诉记者,女儿遭遇车祸以后的这些年里,学校、政府都在帮着他,过年过节都会有人到家里来慰问。前不久,残联来了人,为徐才芬检查了身体,说是要为她装一副假肢,装好后她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走路了。“国庆节就去贵阳安装,不花一分钱。”

这几年,不断有社会各界好心人到学校为徐才芬捐款,宽坪中学专门为徐才芬设立了一个爱心基金,由3名老师负责监管资金。

采访后记

夜已深,一弯半月挂在山头,满天的繁星不停眨着眼睛。

徐才芬告别爸爸妈妈,返回学校。她靠在老师的车后座,侧着头看天上的星星,眼角闪着泪花。

“我真的很累,可是我不能让别人小看我,”徐才芬说,“我现在一定要认真读书考大学,一定得对自己有信心,不失去信心……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长大了,上班了,我要赚很多的钱,把爸爸妈妈接到城里去住,我要养活他们。”徐才芬说。

这里是宽坪中学为徐才芬设立的专项爱心基金账户,如果你愿意相助,可以向她献上一份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