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美媒分析美航运企业部分拒绝承运出口农产品现象

编者按:近期以来,因国内政治等方面因素,美国国内关于对华贸易议题的评估与分析明显增加。本文报道虽属于特定细分领域,但能够体现当前贸易一线细节和部分美方人士的认知倾向,在此编发供读者参考。

参考消息网1月29日报道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网站26日报道称,调查发现,2020年10月至11月期间,美国航运公司曾拒绝承运价值数亿美元的出口农产品,而选择将空集装箱运往中国,以便装载利润更高的中国出口产品。文章摘编如下:

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的一项调查发现,在2020年10月和11月,航运公司曾拒绝价值达数亿美元的美国出口农产品集装箱,代之以向中国发送空集装箱,以便装载利润更高的中国出口产品。    

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收到了美国农业出口商的投诉书。投诉书警告说,贸易的拖延不仅威胁到利润,而且威胁到行业声誉。

海事委员会据此启动了一项调查,并正在审查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新泽西州重要港口的出港贸易数据,以确定航运公司拒绝承运美国出口货物是否违反了《航运法》。

《航运法》规定,承运人“不合理地拒绝交易或谈判”、“抵制或采取任何其他协调行动导致不合理拒绝交易”或“从事不合理地限制使用联合运输服务的做法”均属非法。

出口集装箱拒运出现在美国农产品出口进入旺季之际。尽管出口在一年12个月不断进行,但11月至次年3月这几个月至关重要,因为它们紧随农作物的收获季节。根据在这段时间内完成的订单,农业生产者对下一季的收成可以有更明确的规划。在冬季月份,农场主和生产商会与银行会面,以获得用于下一个作物周期的资金。

价值数亿美元货物被拒运

根据对美国统计局以及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港、长滩港、纽约和新泽西港所汇集数据的分析,2020年10月和11月航运公司拒运了估计为177938个标准集装箱(即20英尺集装箱)的货物。

10月中旬,货运公司通知农产品出口商,称它们将优先考虑运输空的出口集装箱,而不是出口农产品。它们还说,倘若要运输大宗农产品的话,它们将会提价。

根据港口贸易数据,长滩港和洛杉矶港的出口集装箱逆差数总计达136392个标准箱。而估计有41546个标准箱的货物被拒绝运离纽约和新泽西港。这些港口损失的出口贸易总额达6.32亿美元。

为估算拒运农产品出口造成的潜在贸易损失额,记者使用了在美国统计局美国贸易在线网站上可以找到的洛杉矶港以集装箱表示的大豆/含油种子/谷物的出口价格。这类出口的价格是每标准箱3552美元。损失数额是通过计算2020年实际输出的空集装箱与2019年输出的空集装箱之间的差额估算出的。    

经济和运输咨询公司马丁同仁公司的经理约翰·马丁说:“估算出的这些标准箱数目是本应在2020年装满产品后发运的。这个计算显示的是空集装箱出口在总出口中所占比率。该数据尤其表明了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说法,即空的出口集装箱正在被尽快运走,从而把美国出口货物留在码头上。”

记者在查阅2020年1月至11月的进出口数据时发现,美国出口集装箱逆差增加的情形最早分别是6月份在洛杉矶港、7月份在长滩港、8月份在纽约和新泽西港开始出现的。

马丁说:“与前期的几个月相比,空出口集装箱与总出口集装箱的比率明显提高。这凸显出我们对于中国的持续依赖。”

港口的看法

记者把这些数据提供给了洛杉矶港、长滩港及纽约和新泽西港。

洛杉矶港执行董事吉恩·塞罗卡说:“美国农场主和农业出口商不应非得寻找到集装箱才能把货物运往市场。我们需要有统一的解决一系列问题的美国出口政策,包括让我们全国各地的农业市场都有集装箱可用。”   

联邦海事委员会委员卡尔·本策尔和丹尼尔·马菲去年12月曾致信世界航运理事会,称主要海运公司拒绝承运美国出口货物可能违反了美国《航运法》。

本策尔对记者说:“这一数据以及对我们经济的影响可能非常令人担忧,但令人遗憾的是,这并不完全出人意料。这些数字与过去四五个月来联邦海事委员会收到的投诉基本一致。我的委员同事和我一直在将这些投诉转交我们的执法处以及正在进行调查的团队,他们目前正在进行评估,以准备可能的执法行动。”

德国赫伯罗特运输公司这样的航运企业告诉记者,它们事实上一直在运输农业出口。该公司美国分公司负责人总裁乌费·厄斯特高表示,公司看到的情况是农产品货主取消或者放弃了大约40%的货运订单。

他说:“这与历史平均数字一致,倘若真的存在空间或设备的限制,你就会估计到会有这些订单的取消。至于美国的农产品出口,和整个集装箱航运业一样,赫伯罗特公司一直持续不间断地为货主服务……我们与那些通常非常了解当前的挑战,并试图据此调整它们的供应链的托运人有密切的合作。”

马士基公司公关部拒绝发表评论,引述的理由称公司处在公布盈利前的沉默期。对达飞海运集团、中远公司和以星综合航运有限公司等的置评请求没有得到回复。

农产品运输联盟执行董事彼得·弗里德曼说:“农业或美国的任何出口所涉及的人多达数百万,从农场、加工、仓储到运输,处在这个生产和供应链中的就业岗位数目是巨大的。”

“问题超越了贸易”

美国的农场主说,他们现在陷入了一场新的战斗——不得不苦苦应对日益严重的出口拒运或延迟,这导致他们的利润遭到侵蚀。

美国主要大豆出口商SB&B食品公司总裁鲍勃·辛纳向记者提供了航运公司告诉他的有关其出口货物被拒运或推迟的一些细节。

身为大豆和谷物专业联盟主席的辛纳说,截至1月初,他公司的出口货物有30%至40%要么被推迟,要么被取消了。    

辛纳说:“客服不仅否认有预订,而且还企图把责任推给它们的销售代表,声称他们将会执行公司的账户分配方案,而这不是真的。然后,他们的销售代表说,客服的信息不准确,他会查看此事,于是我们得等着销售代表的消息来解决问题。接着,同一个客服又拿了个声明回来,试图把责任归咎于我们,说我们取消预订已被接受。这些航运公司在推卸责任方面变得十分擅长,它们试图把所有责任都归咎于货主。”

他还说:“问题超越了贸易。这也关乎粮食安全。我们的大豆是食品级的。我们在一个集装箱中装690到700包大豆。每包可以制作大约275块豆腐。我们给很多人提供食物。”

最近,航运公司的拒运迫使辛纳利用空运把6吨袋装大豆送至他的北亚客户手中,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农业出口的拒运和延误也可以从货运卡车方面加以跟踪。奈特港口物流公司是一家运输棉花、废纸、废塑料和废金属的物流公司。该公司出口主管凯尔·莱恩说,公司院子里的集装箱堆积如山。

莱恩说:“棉花出口正在被推迟好几周,你搞不到废金属和废塑料出口的航运订单。这些集装箱都留在卡车上,从而加剧了货车的短缺。”“我们不得不连续好几个月坐等在集装箱上。目前,我们手上总共有超过600个装满的集装箱,其中约一半目前存放在离港口仅几英里的院子里。”他说,在正常的贸易环境下,公司手上最多会积压100到150个集装箱。

他补充说:“这些装满东西的集装箱大多是美国出口产品,我们仍在努力把它们送进港口。”

莱恩说,这些美国出口产品被退回的问题在于港口航运站的安排不力,航运站应该负责协调航运公司装载出口货物的事情。

他说:“我们公司进出口业务的比率一般是70比30。现在变成90比10了。2020年底,我们的出口业务下降大约30%。我们的出口量下降了15%。对我们来说,把一个空集装箱送进洛杉矶港口航运站,要比送进一批美国出口货物来得更容易些。”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