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海外智库>文章精选>正文

法学者:美国社会撕裂源自国家价值内核遭到破坏

参考消息网3月12日报道 法国国际关系与战略研究所(IRIS)近日发表该所副研究员罗穆亚尔德·肖拉托的文章《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而是一个概念》。作者以亲眼目睹的一场闹剧为例,描述美国社会分化严重程度,并指出其内部深度撕裂的原因在于社会不平等长期加剧,但不同族群只顾一味追求自己利益,由此造成国家共有价值的内核被逐渐掏空。作者认为,现在的美国社会几近分崩离析。文章编译如下:

上午10点,纽约地铁N线上,我看到了相当超现实的一幕——

一男子将手伸进一位60多岁亚裔女士的背包中。几乎同时,两名便衣警察冲向这名男子,看来可能早就盯上他了,希望抓个现行。女士对眼前的一切感到意外,陷入惊恐之中。一名警察向她解释,警方需要她的证词,以便将小偷送进监狱。然而,她听不懂,她连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说。

同时,另一名警察向犯罪嫌疑人阐明他的法律权利。然而,他也听不懂,同样连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说。

于是,女士提高了嗓门,用激烈的言辞对两名警察叫嚷。她是在叱责他们吗?我不知道,两名警察也不知道。我们甚至不知道她说的是哪种语言。

后来,女士离开了车厢。警察只能让那名小偷离开,也没有再询问旁边的人。其实,就算询问其他人,他们可能也不明白。

我们可以将此事视为一个缺乏内聚力的美国的写照。这样的美国,社会群体越来越多样化、分散化,数以百万计的个体形成集群,却对其他人充耳不闻。

这与美国值得自豪的、“幸福”的文化多元时代相去甚远。这是谁的错?显然,首先是反对融合者的错。但同样也要归咎于那些主张放任自流的人、贪婪的人、总是支持要求更多的人。这些人一同为现在的美国作出“贡献”。马丁·路德·金所梦想的“种族熔炉”——来自不同文化的人可以和平共处、温和而相互尊重的多元文化社会,永远也无法实现。

政治家们从未通过立法使英语成为美国的官方语言,由此留下一个法律空子,让各类分离主义者受益。一些社群领袖出于对权力的在意,在推动自己人主导文化隔离上无所不用其极,从而使这些社群培养出某种形式上的不可渗透性。所有这些都导致今天的美国出现一定规模的,更倾向于使用西班牙语、俄语或波兰语的“摒弃英语”社区。新自由主义的支持者们也往往盲目沉迷于其行动的益处,而对由此导致的社会影响视而不见。他们建立或赞助数百个社群主义电视频道、开设大批营业员不说英语的麦当劳。教育部门负责人则允许在公立学校不学习英语。是的,上述所有这些都是美国文化多元失败以及社会分裂的部分原因。

不过,这仅是部分原因。

还有另一个根本原因可以解释这种失败与分裂: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

几个世纪以来,美国的建立和发展并不是围绕在准确地理位置上扎根的一个民族和一种文化而形成的。它是由来自不同背景的移居者建设起来的。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有时是出于避难,更普遍的目的则是为了发财。此外,这一切还建立在对原住民的屠杀上。

事实上,美国的历史是一段殖民化如此成功、以至于殖民地获得独立自治、进而摆脱母国的成功故事。

伟大的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神话”中的“宙斯”——曾在一次演讲中说道:“我无意实现黑白两个种族之间的政治和社会平等……这两个种族之间存在的生理性差异,将使二者永远无法在社会和政治平等的条件下生活在一起……”当你了解这样的表述后,除了知道这片“自由大地”上从未诞生过有志于所有人一道生活的真实意愿,还可以相信什么?

不,美国从来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托克维尔对此也是相当明白。美国就是一个概念,一个诞生自一种信条的概念:以个人基本尊严为基础的政治制度;所有男性的基本平等;财产权和致富权(在我们的语境中,这一点叫做“社会上升电梯权”)。

这种信条曾经让不同社群聚集到星条旗下,在很长时间里带着狂热凝聚起来。如今,它却不再意味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在一个数十年来危机不断的国家,国内不平等达到巅峰,警察暴力如家常便饭,民主制度也在年年弱化。这样的美国,个人基本尊严或所有男性的基本平等实际上都无从谈起。至于“社会上升电梯”,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就出现故障,而且连“维修电话”的号码也丢失了。

由此,一个合众国的社会迅速分化,而维护自身利益的各个族群和社会群体则在壮大。因为不再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将他们联系在一起。就算是乘着“五月花”号抵达新大陆、最为接近所谓原始美国人的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们,也同样无法避免这种情况,分裂成了多个无法调和的宗派群体。狂热的信教者反对自然神论者和无神论者;反堕胎者反对支持堕胎者;支持拥枪者反对控枪者;性少数族群权利支持者反对极端保守主义者……

当美国的交友网站都在提供同社会阶层、同肤色、同教育水平、同政见人士等等限定条件的时候,每个人就只会跟和自己类似的人群相遇、相爱。这些就是法国作家韦勒贝克笔下的那种孤独个人组成的微型社群。

总而言之,我是这么认为的:美国最初曾算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国家,有一个牢固扎根于特定历史、文化和地理空间的民族,并不仅是如今这样掏空内核的一个概念、一种信条、一个项目。原本,随着移民的不断加入,那种相互分享、温和、不过度放纵的文化包容性是可以得到发展的,可以抵御极端主义,并长期存在下去。

如果是那样,纽约地铁N号线上的那位女士就可以明白警方的意思,社会上也会少一个扒手。但是,我们没法重新改写历史。法国人热罗姆·富尔凯曾提出,法国社会在“群岛化”。而在美国,社会几乎已经到了分崩离析的阶段。(编译/刘卓)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