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智库频道>观点文章>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正文

汪婉:中国在“地产地销”型区域产业链中的胜算

编者按:近期,关于外企在华供应链、产业链议题成为学界集中关注对象。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理事汪婉近日撰文,以日本企业为例,对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参考消息·参考智库特转发于此,供读者参考。

近日,笔者在与日本丰田汽车公司中国区CEO上田达郎的交谈中,注意到其反复提到“地产地销”概念。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疫情暴发、中美关系紧张升级、国际供应链受到严重冲击的情况下,第二季度丰田公司在全球销量较去年同期减少31.8%,日本国内减少三成,北美减少六成,唯独中国市场同比增长14%,其中在华合资公司利润同比增长30%,在华关联子公司利润同比增长57%。上田称,“丰田公司在中国建立了完整的产业链,实现了‘地产地销’。中国政府最近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政策主张,丰田公司在中国市场上的业绩,可能是对它的有效验证”。

“地産地消”是日文原文,与中文“地产地销”的字义完全相同。“地产地销”靠的是中国的内循环。在中国业界,“地产地销”曾远不如“进出口”有吸引力,但它却是在华日企耳熟能详的业界术语,体现了日本企业在华发展依赖的重要条件和追求的主要目标:中国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和超大规模市场。这两种功能集于一身的国家在世界上十分少见。

当“脱钩”“挂钩”喧嚣尘上之时,以一个消费地区为核心、多个“地产地销”型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区域内循环”正在形成。在这一趋势中,中国不仅能够凭借自身优势成为区域产业链核心;同时也可乘机优化产业结构,力争向产业链上游发展,打造更具韧性、更可持续的产业链供应链。

一、“中国的强项:‘地产地销’”

据世界银行统计,2000年中国进出口额占世界GDP的比重均为0.7%,到2018年出口额占比上升为2.9%,进口额占比上升为2.5%;中国对中间产品的进口额从占全球总量的6.1%上升为11%,出口额从占全球总量的4.1%上升为9.4%。这些数据显示了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中举足轻重的作用。从国别看,美日在中间产品进出口上对华依存度更高。2017年美国对华进出口中间产品的总量占比分别为16.3%和8.8%,而日本对华进出口中间产品的总量占比则高达21.1%和24.7%。

因此,虽然中国最早控制住新冠疫情并且迅速复工复产,但同中国产业链深度连接的美日仍深受重创。2020年3月,美国供应链管理协会对其会员的调查显示,86%的企业从中国进口零部件出现困难。同样是在2020年3月,日本《日经制造》杂志面向日本制造业企业的调查表明,48.5%的调查对象有与美国企业相同的遭遇,近半企业表示正常生产受到了影响。

尽管如此,大部分在华的美日企业并不能下决心和中国彻底“脱钩”。2020年4月,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对中国华南地区日企的问卷调查表明,因新冠疫情考虑转移生产据点的企业只有2.9%;本来已考虑转移、加上疫情因素希望加快转移的企业有5.4%。上海美国商会和普华永道于2020年3月对年销售额5亿美元以上的25家美国企业的调查表明,因为新冠疫情考虑将生产据点或供应链部分转移到中国以外地区的企业占12%,计划完全转移的企业仅有4%。对其他各国企业调查的总体情况也表明,计划从中国转移生产据点或供应链的企业约占10%-20%,并未出现所谓“加速脱钩”的现象。

无论企业或一国意愿如何,在实际操作中,要和中国彻底“脱钩”相当困难。中国制造业体系完整、经验丰富。在哈佛大学发展研究所发布的“经济复杂性指标”中,中国名列世界第19位,具有相当完整且规模巨大的工业制造体系,寻求替代中国的生产据点并非易事。同时,中国拥有超大规模市场,可以做到“地产地销”,令外国企业难以割舍。

就当前形势而言,中国较早地控制住了新冠疫情,迅速复工复产,而处于上下游产业链核心地位的大部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还在遭受疫情困扰,难以恢复正常的经济活动。这也是很多企业不能与中国“脱钩”的重要原因。很多人只看到要与中国“脱钩”的企业,其实还有不少企业趁势与中国产业链挂上了钩。据华南地区日商俱乐部恳谈会的调查,由于日本和东南亚地区企业出现断供,新冠疫情期间有4.6%的日本企业已经或者将要把产业链转移到中国。“脱钩论”反而为很多跨国企业提供了重新评估与中国关系的契机,结果发现自身企业在生产、销售、甚至技术创新等各个环节,都已深度融入中国的经济和社会,无法与之轻易脱钩。

二、疫情加速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重组

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作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设计者,掌握核心技术并处于全球产业链上游,必然以其利益最大化进行相应布局。但随着经济发展,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也有向产业链上游发展的必然要求。新冠疫情暴露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脆弱之处。局部地区发生自然灾害、疫情、军事冲突等都有可能造成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断裂。例如,2011年3月日本发生史上烈度最强的地震、并引发大海啸及福岛核电站事故,致使福岛地区一些汽车零部件工厂停工,进而影响全球汽车制造行业。

本次新冠疫情发生后,日本政府拨款2200亿日元帮助在华日企迁回本国或前往东南亚。但仔细分析便可发现,要“撤离中国”的日企无外乎几种:一是为了填补国内真空而转移部分产能,比如防治新冠肺炎必需的医疗防护用品、药物等,因为在疫情初期这些物资出现断货,使日本感到过度依赖中国生产,于是政府出台补贴措施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回国。二是趁机“脱钩”,由于成本上升等原因在中国经营困难的一些中小企业,利用疫情期间日本政府出台的补贴措施把生产线转移到产业链下游的东南亚地区。三是迫于美国压力不得不转移的企业。  

但是,更多优秀企业通过新冠疫情看到了中国“地产地销”的优势,反而要扩大和提升在中国的产能。丰田公司中国区CEO上田称,丰田公司汲取日本3·11地震时福岛地区产业链断裂的教训,在中国建立了完整产业链,保障日本国内和中国两套产业链双循环。2020年上半年,丰田公司不但在中国市场表现惊人,而且在中国8个省和直辖市设立的9家独资公司和21家合资公司、6个整车工厂和4个发动机工厂的共700余名日本员工和4万余名中国员工,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2020年第二季度,日本GDP负增长27.8%,创下有记录以来最大降幅,汽车等工业制成品出口大幅下降18.5%。但中国市场的业绩支撑了丰田公司的销售总额。在“脱钩论”的喧嚣声中,丰田公司的目标是中国工厂实现年产量翻番,并且宣布在中国设立合资的燃料电池系统研发公司。

国际产业链供应链重组之势在新冠疫情之前已经显现,而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各国或主动或被动地着手布局产业链的缩短和地区化,希望打造更加安全、更具韧性的产业链供应链,中国亦希望如此。中国并不甘于一直仅仅充当“世界工厂”,因而急需优化产业结构,力争向产业链上游发展,而且中国应乐见一些外资在国内市场竞争中的优胜劣汰。

VCG211187331965

三、中国应积极打造东亚产业链和供应链

2020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会议,首次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具有全球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和4亿多中等收入群体,投资需求潜力巨大”。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退出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探索围绕一个消费地区形成多个“地产地销”型区域产业链的新途径。我国可凭借自身优势,在维护全球产业链的同时,精心打造区域产业链,趁势补好供应链短板,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衔接,实现更加强劲和可持续的发展。

2020年上半年,中国-东盟贸易额逆势增长5.6%,占中国全球贸易总额14.7%,东盟取代欧盟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10+3国家应对新冠疫情和恢复经济的表现超出其他地区。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东亚可能成为全球经济唯一保持正增长的地区。在中国第二季度增长3.2%的带动下,东亚地区2020年GDP增长预计为1.3%,2021年预计为6.6%,东亚有望引领全球经济复苏。

加强东亚产业链供应链的地区重构,将成为疫后东亚合作的重要内容。东盟与中日韩(10+3)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领导人特别会议《联合声明》强调,“共同致力于保持贸易投资市场开放,恢复经济增长,互联互通,打造更具韧性更可持续更不易受冲击的供应链,保持区域内外供应链畅通”。

中日韩三国人口占东亚70%,经济总量占东亚90%。中国是日韩第一大贸易伙伴,日韩分别为中国第二和第三大贸易对象国。受疫情冲击,中日和中韩2020年上半年双边贸易额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但三国在产业链供应链上深度嵌套。东亚价值链中的超大规模市场概念,不仅表现为市场需求巨大,也体现在创新应用空间巨大。日韩在东亚价值链中的作用还体现在科技创新合作的重要性和可行性方面。随着新业态涌现,中国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在市场、资金等层面可将中日韩科技创新合作带上一个新台阶。

中国致力于参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努力扩大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贸易,也有助于区域产业链和供应链形成梯度结构。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促进跨境生产和贸易,合理布局人力资源,提升技术水平等,均可推动产业链的不同环节在沿线国家合理布局,打造更具韧性和多元的区域产业链。

以中国消费地区为核心向周边辐射,形成多个“地产地销”型区域产业链供应链的新途径,需要有效的合作机制来保持区域合作的稳定性和顺畅运行。着眼于此,中国应进一步发挥斡旋和协调作用,力争在2020年内签署《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同时为中日韩自贸区协定签署及中日韩合作升级创造良好条件。

(本文原文刊载于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简报第99期,文章观点不代表参考消息·参考智库立场)

凡注明“来源:参考智库”的所有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热文推荐